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周姨  

2017-05-15 15:52:30|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母亲节,去看望了周姨。
        分别三十多年,期间,偶尔会想起她,然而,终究是年代久远,不知她在哪,往往作罢。
        人生行走的路上,会认识许多人。有些人,打个照面便匆匆离去,也许这辈子再也不见。有些人,偶尔能再见,也只是淡淡地闲扯,没想过是不是有下一回。有些人,却会久久远远地聚合,从年少到年老,那可真的是一种缘份,该万分珍惜的。
        周姨是属于匆匆遇见又匆匆分离的那种人。其实,说匆匆不是十分的贴切,我们相处应该有一年多的时光吧,然而,对于人生漫长岁月来说,也只能算是匆匆的了。
        几天前,知青时的同屋加回城后曾经的同事阿娜打来电话,说是有了周姨的信息,一下子,便把我拉回到了三十七年前。我急切地问,周姨还好吗?阿娜说,挺好,就住在宁波儿子家,已经去电话问候过她了。于是,我们便约好,一起去看望周姨。
        我和阿娜同岁,我们的父亲都在地区行政机关工作,当年插队落户作兴“厂社挂钩”,所以,十七岁,我们去了同一个生产队,且住同一间房。二十一岁,我们又一起回城,且在同一个单位工作。那年和我们一起进公司还有二毛他们几个,都是返城知青,都是地区机关干部子女。招工的目的,是想开设一个门店。门店开张时,清一色的年轻人。所以,公司特意派了一个上了年纪的领导来督阵,她就是周姨。
        周姨来的时候,一身土气。胖黑的脸,齐耳短发,别着细夹钗。灰布两用衫,裹着粗腰身。解放鞋脏兮兮的,好久没洗了。主要是,一口地道的宁海话,拖着后缀长音,听不大懂。周姨四十多了,原先是宁海的一个镇里的妇女干部,家在宁海且有四个孩子。丈夫调到宁波组织部工作时,她也跟来了。刚好,我们门店开张,她就来当了主任。
        虽说,我们这些人经过农村的洗礼,基本上已没了干部子女的骄气,但依然时不时地在工作中,露出一些不屑的神情来。比如,我们表面上听从周姨的指挥,但心里常常会不以为然,觉得她的管理方式太“乡下”了。其实,周姨心里也明白,这些小年轻的父亲都是她直接或间接的领导 ,按如今的话说,都得罪不起的。因此,周姨干脆就没让自己当领导,而是做了我们这群孩子们的姨。
        她自己孩子的年龄,差不多与我们一般大,有三个已经工作,一个在读高中,所以,就把我们都当作了她自己的孩子。她宁海乡下亲戚捎来的土特产,常是我们开吃的对象。如她拿来的长街蛏子,又肥又大,我第一次吃到咸的蛏子就是周姨带来的。
        看起来很没文化、很乡下的周姨,毕竟做过多年的妇女管理,工作起来还是有一套的。她会很婉转地提醒,应该这样做,而不应该那样做,且常常是私底下的嘱咐,保着我们的面子。凡店里进货卸货搬运时,她会一挥手,然而第一个扛起箱子。她会根据我们每个人不同的秉性,合理地分配工作,调动积极性。因而,后来,只要周姨说的,我们都会认同。而且,一直来,都不把她当领导待,而是自己家的姨。她的职位应该是主任,可我们全都叫她周姨。
        一年后,我离开门店去了公司。再后来,撤地区机关与市合并,门店也关了,周姨调到社企局去了,也在局下面的一家门店当主任。再后来,听说她退休了,而我们都忙于孩子忙于家庭,那段年轻时的记忆渐渐地被岁月冲走了。
        那天,还是周姨小女儿亚娟眼尖,在阿娜送外孙女去幼儿园时,竟然被也在送她姐外孙女的亚娟认了出来,于是,就有了周姨的消息。于是,昨天母亲节时,阿娜、我和二毛,相约了去看周姨。
        听说我们要去,周姨就不肯睡午觉了。八十岁的周姨还是老样子,只是头发全白了。要不是事先通报了我们谁谁谁要去,周姨说,她肯定是不敢认我们的了。不是吗,那年我们才二十二岁啊!而如今,头发假如不染的话,与周姨该是同款了。英俊潇洒的二毛,周姨说他年轻时很像扮演上海滩许文祥的周润发,可现在居然是光头大胖子。二毛说,他头发花白觉得不好看,就干脆全给剃了。
        坐下来,全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所有还记得的人都问了一个遍。可惜,虽然同住一个城市,大多数人踪迹,成了一个迷,实在是可叹。
        周姨的后半生不开心。六十岁时老伴去世了,接着小女婿车祸走了,大女儿患病离开了。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生最大的不幸,周姨说她送了两回。说着说着,便擦起了眼泪。
        我知道,大女儿亚珍是周姨骄傲,当年,与我同岁的亚珍已经是宁波一家大医院的护士长,年年先进工作者。后来,也是因为忙于工作,耽误了病情,等发现已经晚了。周姨说,他最不看好的大儿子,结果是最有钱的,买了大房子,接她一起来住着养老。媳妇孝顺,孙女聪明,一路的重点保送,读书竟然读到美国去了。
        周姨有个安逸的晚年,也让我们为她高兴。说好了,待合适的时候,再约上几个那年的“小年轻”,我们一起去宁海,去周姨乡下的老家看海,吃海鲜。
        但愿周姨永远健康长寿,能经常与我们一起,说说那年月的人,和那年月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