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那年的工分  

2016-05-31 17:01:10|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时候,记忆的闸门是不能打开的,偶尔不小心碰了一下,就会没完没了。忆旧是老年人的专利,所以,为了不让别人厌烦,就努力不让自己回到从前去。
       我说嘛,在废弃的旧铁轨上站着,总有一丝旧旧的感觉,已经忆过年青时住过的老屋了,这种旧的感觉应该是了了的。可记忆匣子好像依然没有关合,这几天,还在心里转悠,所以想,兴许写出来了就真的会完了。

【原创】那年的工分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那天,一群同学挎着相机,沿着铁轨上的木枕,有节奏地走着。
       木枕间隔不宽,但太有规则,整齐的步伐多走了反而有些乱套。一学姐不小心没踩到木条,脚滑落到碎石子上,身体歪了一下。
       一旁的学哥连忙叮嘱:“小心啊!”
       学姐正了正脚步回答:“没事!年青时当过知青,走惯了田埂路,当年我的工分可是5分呢!”
       跟在后面的我刚想搭腔,显摆自己当知青时的工分可是6分哪,只听学姐的解释已经出来了:“我们那儿,妇女的最高分5分。” 
       我立马顿住,因为我们队妇女的最高工分可是7分。所以,学姐厉害,女知青与当地妇女得同等的工分分配,不容易。肯定是个干活猛烈之人。
       这么想着,就想起了插队后第一次评工分的情景来。

【原创】那年的工分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我们队,一年评两次工分,现在看起来,觉得挺公平公正的。全队的人围在一起讨论,主要是对还没到最高分的人作评定。男人的最高分是10分,女人则是7分,到了最高分的人是不用再评了。队长说一个名字,大家都发表意见,因为大多数时候队里都是集中在一起劳动的,所以谁谁谁怎样,一目了然。
       知青的工分,显然是有些倾斜的。实际上,出的力气远不如农村娃,但工分评定却要高他们一截。记得,插队时刚逢农村双枪季节,不会割稻,别人一口气横扫十多株地往前赶,我手弱,连六株都捏不住,落在后面,由前边的人翻过来帮我割干净。更不会插秧,歪歪扭扭,腰酸背痛的老是直立,站在原地挪不开脚。被那些暑期挣工分的农民孩子笑,但他们的工分至多也就二分或三分。
      插队四年,评了好几次工分,唯一记住的是第一次,因为那是个寒冷的夜晚,因为那天多了个小芳她家的小哥。

【原创】那年的工分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到农村去时是夏天,热得差点晕倒在水田里。同屋的阿娜就晕过去了,被农民拖到树底下掐神中。我只是恶心,看见荡漾的水想吐。而评工分那天却是初冬,乡下的冬天特冷,西北风任意从屋的缝隙里钻进来。全生产队的人聚集在摆放农具的小仓库里,席地坐在铺了稻草的地上。中间的屋梁上挂下来一盏瓦数很小的没灯罩的灯泡,昏昏暗暗的,照着坐在屋子中间的几个人,而大多数的人却是躲在了黑影里,我就是其中一个。
       有点紧张,不光是为工分高点可多分点红,而是这半年来,农民们对自已的看法,关系到能不能早点得到推荐回城的机会。可是,不一会,却是给另一番情绪给震住了。因为,仓库门突然被推开,正想缩进脖子时,却是眼前一亮。看见一个军人,披着绿色呢子军大衣的高个子的年青军人走了进来。哇噻!我和阿娜同时瞪大眼睛,伸长脖子,阿娜甚至站了起来。
       是谁啊?望着这个鹤立鸡群,使小屋顿时生辉的男人,冬意全无。这时,只听小芳叫道:“哥,你坐这儿来!”村姑阿珍说,他是小芳的小哥,当兵很多年了,是个排长。听说快要转业了,如果分配不到工作的话,还得回村里来。
       “是吗?那什么时候回呢?”阿娜色迷迷地瞧着小芳的小哥,说:“那炯炯双眼、那挺拔的鼻梁、那坚毅的嘴唇、那文质彬彬的神态,哪像个农民的儿子!我们知青堆里也挑不出这么神气的人呢!”
        “话不能这样说,他这是穿了军大衣,特帅!如果脱了,肯定也就一个农民了。”我让阿娜静下来,否则会听不到大家评工分了。阿娜终于停了话,但眼睛却依然朝着那边看,当然,我也时不时地随着阿娜的眼光,跟着向那边张望。反正,那晚,我俩的工分究竟是如何评出来的,我俩都不清楚。只知道,我评了4.3分,而阿娜是3.8分。阿娜好像一点也不恼,回寝室时,还沉浸在昏黄灯泡下那件军大衣上。

【原创】那年的工分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小芳家其实与当地的农民有些不同,她父亲在城里一家国有企业工作,有固定的收入。因而,母亲从来不下地干活,操持家务,把五个孩子打扮得干干净净,文文气气,都念到高中毕业。小芳家五兄妹都长得眉清目秀,像她漂亮的母亲。小芳的大哥也在部队当兵并提干,被来村里插队的上海女知青看中,快要结婚了。所以,阿娜的联想,也是有一定的可能的啊。可惜,自那以后,却是再也没有见到小芳的小哥。听说,他转业后去了上海。所以,一点小涟漪,很快也就平静了。
       年终分红的时候,阿娜似乎回过神来,妒忌地说,我跟你一样干活,为什么你比我要多挣些啊?
       我大笑,谁让你被那件军大衣弄得神魂颠倒呀,不然的话,也许能争取点呢!
       不过,那年底,我俩分红结算后,都是倒挂户,我欠队里七十多元,阿那欠一百多。因此,是半斤对八两,除了分到了相同的粮食、相同的草秸、相同的几两猪肉及蕃薯和土豆外,都没从队里领到一分钱。

【原创】那年的工分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四年后,当我回城的时候,我的工分已经是6.5,与妇女的最高工分还是有距离,但却是我们村女知青中的最高分。
       除了第一年倒挂,以后的年份都是有钱领的。离开的那年,领到了200多元。那是1979年,也算是一笔小财富了。
       母亲没有要我上交,包括回城正式赚取工资,母亲都让我自己存钱。但不知为什么,那笔农村分来的钱,我却是一直另放在一个小盒子里,不存银行也没花掉,是想留作纪念吧。一直到结婚的时候,终于合并着一起买了嫁妆。

【原创】那年的工分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