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那个年代,那间老屋  

2016-05-24 14:34:06|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废弃的铁轨上拍摄,不禁觉得旧旧的感受,也许是因为它被弃用,代表着一个年代的结束,更也许它依然存在于城市之中,所以,还留着那么一段记忆。
        旧的记忆,引发了旧的思念。在江北住了近二十年,最大的感触是这块土地的不整洁。马路、房屋,甚至空气,总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灰色,整个城市建设中最落后的一个区域。原因其实简单,几十年来,这块土地上集中着本市的重工业和铁路运输业。
       当年,自己居住在人民路和新马路交界处,往南不远便是有名的拖拉机厂和动力机厂,再往南还有铝制品厂,路过那儿,印象最深的是一条条通过厂区的铁轨。而往北,则是北火车站,是本市货运的集散地。边上,还有水泥厂,车子开过,灰土卷起,所以很少会去那儿。
       十五年前搬离时,江北已开始进入建设之中,工厂迁移,住宅拔起,如今再回去,几乎已不认得曾经的路。以前铁路延伸的地方全已是高楼大厦。当然,我家的老屋也早就不复存在,变成了一个沿江的花园小区。
【原创】那个年代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老屋的地名,依旧存于脑海里,是人民路300号—1。300号是一个仓库的所在地,但不是我工作单位的仓库,是与我们单位合在一幢楼办公的另一单位的仓库。我们公司在一楼,他们公司在二楼,而两公司又同属于在三楼办公的二轻局。
       那年的住房分配有点戏剧性。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三个单位同时造职工宿舍楼。我们公司宿舍地段最好,在市中心,有两幢,且在不同的地点。一处在孝闻街,一处和义大道。楼上公司在建的也有两幢,一处在西门口,另一处便是江北公司仓库的所在地。二轻局宿舍楼的位置也在江北,是一个新开发的住宅小区内,环境算是不错。
       毕竟是领导有方,三个单位合起来分房。按职务高低选地段,结果,江北的房就全留给我们这些没多大贡献的小年青了。呵呵,应该还算是幸运的,插队回来被招入这么一个有房可分的单位,多少同学是羡慕忌妒恨啊!那年,我24岁。
       其实,开始的时候也不曾向往,觉得无论怎么轮也是轮不到的,所以也不敢提交分房申请。那时的分配也还算是公开公正的,开了好几次的职工会议,大会开完开小会。记得最后一次课室讨论时,我与一同进公司的同龄的阿娜商量,要不,我们也要求一下?于是,我对经理说,我们的年纪也不小了,假如有机会的话,是否也能考虑考虑?经理和善,笑咪咪地问:“有男朋友啦?”,我俩赶紧否认,没有!没有!脸红到脖子。
       没想到,真的分配给了房子。当然,地段是最差的,就是那个建在仓库中的宿舍楼。经理私底下征询我的意见,说还剩下西边的一楼和五楼,你想要那一层的?我想也没想,就要了五楼。喜欢住高,厰亮,可以眺望远处。
       幸福溢满胸头!那年月,女孩子拥有一套自己独立的住房,应该是不多的啊!              

【原创】那个年代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房子不大,只有30多平米。前后两房间,加厨房、卫生间,还有一个大阳台。最好的景色是临江,宽阔的姚江上,船来船往。不远处有轮船码头,清晨,从上海开往宁波的客轮,汽笛长鸣,把人从睡梦中叫醒,开启了新的一天。
       父亲找人帮我简单装修了一下,把墙的下半截刷成绿色的,把水泥地油漆成红色的,还在厨房搭了个水泥台子,可放个煤气炉。从家里搬去一小床,一小桌,还加一小凳子,那个家算是正式开张了。
       父母以为我不会去住,只是来个摆式而已,没想到,那个自由王国收留了我的全部业余时间。菜是不愿意烧的,因而,下班先往父母家,吃完即赶自己家,风雨无阻。父母家在城西,自行车骑向江北,将近一个小时,母亲有时心疼,见到下雨下雪的,劝我别去了。当然,是无效的劝说。
       小家,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一灯盏,一柜,却是给了我无限的安静,无限的畅想,无限的满足。刚好在读电大,汉语言文学专业,于是,楚辞汉书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占居心怀。于是,自由得不想恋爱结婚成家立业。
       朋友阿影也在读同一专业的电大,于是,在我的小家里,常有她的踪影。床太小,我俩干脆打地铺,一人棒着半个西瓜,谈古今,豪情万丈!
 
【原创】那个年代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电大毕业,再也没有不谈恋爱的理由。不久,小屋里多了个先生,再不久,小屋里又多了个满地乱跑小女孩。从今后,那个家真的成为了家。自由自在的空间没有了,一个女人的黄金时代宣告结束。
       一天天,一年年,那个小女孩上了幼儿园,上了小学。屋子依然是那间屋子,只是塞满了家当,也充满了家的温馨。小女孩独自有了小床,占据了唯一的写字台。小心地,我们看电视得关了声音,我考职称得移师入厨房。一下子,明白家实在太小了。
       终于,得离开。十五年前,在城东买了新房。然后,在还没离开时,开发商要来新建沿江小区。有些依依不舍,先生的手运也特好,竟然抽签到了为数不多的“原拆原住”机会,于是,有心等新屋落成。可想了想,又不得不离开。尽管扩户了十多个平方,但依旧是没有独立的书房。
       离开了留有最美好岁月的地方,再回去时,已然是陌生,
【原创】那个年代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两年后,在拆掉的老屋的地方,立起了一幢幢崭新的住宅,江北的改造也进入了如火如荼的阶段。
       先生的手运又得到了发挥,再次在抽签中抽到了一套三楼的住房,朝南、面江,绿树环绕,比起从前,差异巨大。带着一家人,在新房中转悠,谈论着,这间做主卧,那间给女儿,这里摆沙发,那儿放电视的时候,好像真的又要搬回来似的。
       遇见楼下阿红的母亲,她说,她们还是要来住的,这么好的环境,是绝舍不得离开的。讲得我深深觉得自己的离开,实在是桩太错误的决定。
       因而,老家的新屋,关了有两年,一直没有卖掉,也不想出租,总想着,也许有一天,我又会回去住。尽管,已经不是原来的老屋,但那个房子还在那个地方,我一生中最值得留恋的地方。
【原创】那个年代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终究,还是卖了。但不是我卖的,是先生委托中介卖的,当然也是我同意的。
       那天,先生告诉我得去中介签约的时候,心里的不舍,好像是与自己的过去作彻底的告别似的。往事从记忆深处涌出,那么清晰,那么无奈。
       二十年,人生能有几个?
       后来,每当路过那个地方,还是会傻傻地张望一番,想着,当年买去的那户人家,是否还住在那儿?抑或,早已换了主人?
       十五年过去了,如今已真的是逐渐淡忘。要不是与同学去了江北那个地方,那个铁路上,老屋的记忆也许不会再现。可是,毕竟是去了,所以,又引出了这么一段文字。记下吧,再老些的时候翻翻,可能会甜蜜呢!
【原创】那个年代 - 高老庄 - 高老庄58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