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逝去了的往事  

2014-06-09 13:42:51|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日的傍晚,散步至小区的塘边,闻蛙鸣一片。心想,再过些日子,树上的知了声也会此起彼落,将平添给人们一份燥热。

       每年的这个季节,不期待,自来到,容不得半点的推搡。抬眼望暮空,深蓝中星星隐约。不经意间,一缕特别的情思,幽幽地从记忆的深处漫来。是那夏的七月,热气蒸腾中,一段岁月,流向田野。五年的青春,承载着无数的希望和哀怨。遥远的感叹,没思量,却突兀呈现,令人心绪起伏。

       逝去的日子,早被碾碎,零落散开。但其中的一片,有时会跳跃出来,清晰得仿佛就是昨天。刚才就如此。在小河边遇见一女子,款款地迎面走来。白衣黑裙,随风飘逸,暮色中的脸很是熟悉。是玲姐吗?我脱口轻呼。只见她嫣然微笑,无言地擦身而过。哦,不是啊,可真像!瞬间,年轻时的玲姐,闪现在脑海,如电影般地演绎

       三十多年,未有玲姐音讯,忽在两月前的知青聚会上,意外遇见,彼此都惊喜万分。玲姐已是半头花发,满脸沧桑,可话语轻曼、笑意柔和的感觉依旧没变。

       每回聚集,都是我们这帮“后知青”,不曾想,这次却邀请来了几位“老三届”的插姐插兄,因而格外地开心。岁月的刀痕虽毫不留情,但陌生中的熟悉,能超越时空,从问候间,一一再生,令人嘘唏不已!可惜,一群人中,唯有玲姐为我所认识。其余的,则都在我们下乡前,或被招工,或被招生,或参军,走了。曾听说过一些他们的故事,关于年轻的爱情、年轻的鲁莽,在饭桌上,重新扯出来,竟觉得如此的熟识和亲切。

       我们插队的地方在市郊,一个很小的自然村,却聚集了近百个城里来的学生。因年龄的差异和插队的时间先后,知青自然分成了不同的群体。我们这些七十年代中期,实行“厂社挂钩”后陆续下乡的,算是一个较特殊的圈子,有专门的带队干部关心学习和生活。而早些年的知青,则好像是局外人,除了知青办,没有特别的人去关照他们。

       村里最早的知青,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投亲靠友”的人。他们基本已与农民同化,结婚生子,忙于生计,与我们仿佛生存在两个世界,毫无往来。相处最近的就是毕业于文革期间的“三届生”。虽然有年龄差距,但毕竟还没成家,彼此间的话题就相近了许多。玲姐就是这样认识的,通过她,我还认识了她的同屋珊。

       玲姐不在同一生产队,她在三队,而我在四队。我们也不住在同一知青点,我住在四间头,她住在与我有些距离的五间头。而恰巧,五间头就在我教育户家的院落旁。每次去教育户家,路过玲姐宿舍时,总会被她小屋里的干净所吸引。也喜欢看她的眼睛,顾盼灵动,柔情似水。肤色白净,话语言,一点也看不出已有七八年农龄的人。

        五间头,原先住着十个“三届生”。陆续间,已有八人先后回城或上学,只剩下玲和珊,仍苦苦地在等候着机会。她们是村里剩下的最后两名“三届生”。按政策,知青插队满两年后才有回城的资格,而们才下乡,没资格与他们争名额,所以,她们“抽上去”的日子不再太遥远。

       招工、招生的指标由上级知青办放下来,但推荐谁先走这个生死大权,却是掌控在大队干部的手里。表现好的先走,道理是如此,可其中的玄机,自然是说不大清楚的。玲和珊,老实巴交,性情内敛,注定失去了竞争能力。眼睁睁地目送昔日的邻居一个个地离开,她们却依然寂寞地守着那间冷清的小屋,无可奈何,又同病相怜。好在两人的性情相近,关系还算和睦,日子就在这样的愁苦中,慢慢地消耗。

       那年秋天,村里总算等到来了一个招工名额,是商业系统的营业员。不容分说,只有在玲和珊之间进行选拔。按劳动表现和人缘,玲更有希望。大队干部们商议后,真的推荐了她。填完表格,玲姐兴高采烈地开始整理行装,单等报到通知书到达,就能圆了望眼欲穿的回城梦。

       殊不知,风云突变晴天霹雳,上级领导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信中竟然揭发玲姐与她的姐夫,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种败坏风俗的行为,在当年可是思想品德上最大的污点,来不得半丝的容忍。调查走访,需要过程,而招工的时间又不能等待。于是,玲姐的资格随即被取销,而珊理所当然地接了玲的班,突击填表,迅速办理手续,没几天,就打包回了城。

       玲姐大病一场,很久没回村里。最终查明,此事纯属无中生有。算是还了玲姐一个清白,但毕竟为时已晚。后来有传,说匿名信是珊所为。我有点不相信,觉得两个相怜相惜的患难之人,是不应做出这样的行径来的。可再想想,在这场是非中间,只有珊是唯一得利的人,那么,这个小人,十有八九就是她了。

       冬天里,我在宁波城皇庙附近,一家很小的杂货商店里遇见过珊。小店里没几个营业员,也没多少顾客。珊说,店里环境差,收入也少得可怜,但毕竟是离开了农村,不后悔。又过了几年,再次路过城皇庙,已找不见珊所在的小店。这一带房子,因城市建设,被拆迁得没了踪影。不知道珊的小店搬到了哪里?也不知道她是否还在当营业员?这样的小商业单位,在接下来企业改制的浪潮中,多已不复存在。或许,说不定她亦已进入成千上万的下岗大军之中,为了再就业而四处奔波吧。

       然,玲姐却因祸得福。在珊走后不多久,银行系统招人,她幸运地进了公社信用社,后又调回到宁波工作。有一段时间,我在公社报道组担任专职通讯员,每天中午总会在公社食堂遇见她。很为她闲静快乐的样子而感到高兴。觉得,她的气质与银行职员的行当正相称。假如,当时她顺利地去了那个小商店,可真是会后悔一辈子的。这真应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句老话。

      聚会上,没看见珊。也许,她们的群里不会再有她影子,这里她当年行为所付出的代价。

      暮色越来越重,晴空中星星开始闪烁。路灯的光晕,把木板小路照得朦朦胧胧。小河边,散步的人们,逐渐多了起来。毕竟,还是初夏,尚未闷热。徐徐的清风拂过,带来阵阵的惬意。

      但愿珊姐也能生活得好些。年轻的行为,已然成为往事。希望,老天多一点眷顾,给那些曾经历过苦难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