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旧友新事(一)  

2014-01-17 17:31:29|  分类: 友人友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旧友新事(一)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芳是我当知青时认识的朋友,长我一岁。她家就在我插队的那个村子里。十八岁那年,芳从镇中学毕业,是村里为数不多的高中生之一。大学关门,成绩优异的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回村,成了一名“回乡青年”,前途自然渺茫。 
       我俩同属第四生产小队,出工、收工,就常在一起。我是下乡青年,她是回乡青年,看起来只差一个字,但性质却大不相同。下乡青年有被招工机会,回乡青年没有。下乡青年回城是“回”,回乡青年进城是“进”,进比回的难度系数要大得多。呵呵,这有点“深奥”的意思,在当今社会里的年青人是无法理解的。
       芳虽说在农村长大,但又不同于农村姑娘。她父亲在宁波城里一家有名的中药店工作,是赚工资、捧铁饭碗的人。那时的集体生产队,社员一年做到头,分不到几个现钱。所以,芳家的生活水平比周邻的农民要好得多,属农村中的小康人家。
       芳以及她的哥、姐和弟的户口也不算农业户,而是介于城市和农村之间的一种,叫“gei社户”。即挂靠在农村的非农业户。不清楚,这种户籍关系能给芳带来什么好处,但在当时,她家的地位似乎比纯粹的农业户是要高出一等的。
        她家里人的穿着和言谈举止,也确与别人不同,显得干净且有教养。一家人都文质彬彬的,没有农民的粗旷感,是生活在农村中的城里人。芳的两个哥哥都在部队当兵,还升了职,就更显得比周围人家多了一层光环。
        在我们村,女人闲时作兴编织草帽,是那种极细的蔺草,称之为“金丝草”。编一顶帽子,很耗费时间。村里合得来的妇女或姑娘,会聚在某一户人家里,边聊边织,就不再显得孤单。可芳的家人除了集体劳动,平时较少与农户家往来。芳和她姐,也总是躲在自己家里,看书或编草帽,几乎不去别人家串门。
        我常到芳的家里去,喜欢她家的安静和干净,喜欢听她姐慢慢柔柔地讲故事。
        芳的妈妈,显得年轻、白皙、漂亮,五官极标致。她不下地干活,如以前大户人家的太太,藏在深宅大院,很少出头露面。芳也漂亮,水灵灵的大眼,挺拔的小鼻子,只是长得黑瘦了点,不如她妈和她姐好看。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国家恢复高考,芳也重拾课本,埋头苦读,期望着有朝一日,“凤凰上技头”、“鲤鱼跳龙门”。遗憾的是,同她一道回乡的三个同学,都考上了不同的学校,唯有芳落榜了。她本来就是个性格内敛之人,遇到如此大的挫折,更是闷闷不乐,一蹶不振。一段时间里,芳躲在家里不愿见人。我去劝慰她,她妈说她在自己房间里,但她就是装作没听见,不肯开门。
       我知道,芳很爱面子,更重要的是在为她自己的将来担忧。那年月,作为农村姑娘,除了嫁人,读书是走向城市的唯一出路。以前,大学、中专、技校,凡毕业都是包分配的,只要进去了,也就意味着可以终身吃“皇粮”了。即便不在城里工作,而是到乡间的学校教书或相关机构工作,那身份也是姓“公”的,每月有固定酬金可领,子孙后代不用再当农民。
       幸亏,芳的父母都是极开明之人。她父亲见女儿成天郁郁寡欢,便心疼不已。酌量之后,就决定提前退休,让芳顶了自己的工作。其时,芳的弟弟即将高中毕业,按农村的老思想,应该是由儿子顶替父亲的“金饭碗”才对。但她父亲既不让她姐顶,也不留给儿子顶,而是把这机会给了芳,可见她父亲对她有多宠爱!

 芳顶替她父亲,当上了宁波那家地处东门口最繁华地段、国营老字号药店的撮药员。终于棒起了金饭碗,别人羡慕,她自已更满足。有几次,我到她店里买药,见她站在高高的、漆成暗红色的柜台里面,开心地在一只只小小的药屉前飘来飘去,抓药、称药、包药,动作十分地流利、娴熟,笑意写在脸上,似美丽的花蝴。真心为她高兴。

 很快,该谈婚论嫁了。尽管芳长得漂亮,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在世俗的城里人眼里,仍然有着需要逾越的沟壑,因为她的家在农村,她的根在农村。

 当年,城乡间的生活有差距,城里人家大都不愿意与农村人家结亲。只有那些家庭条件不好或自身有问题的人,才会去找农村媳妇。而不少乡下女孩子,为了能到城里过日子,那怕男方身体残疾也情愿。所以说,城里男人在城里讨不到老婆,会去乡下找,还可以挑一个聪明漂亮的呢。

 如今,这种机缘少多了,特别是郊区农民的生活水平,绝不亚于城里人,甚至比城里人更富裕。要是遇到征地拆迁,则家家都成了富豪。房子有几套,年年还有大把的红利可分。城里的女孩,都巴巴地想往农村嫁。

 我先生的同学,前些日子就把女儿嫁给了郊外一农民的儿子。不过,这女婿的家人早已不再务农,而是在当地开有自己的工厂。女婿按现在的称呼是所谓的“富二代”,且目前正协助老板母亲,帮忙打理生意。同学的女儿,几代的城里人,娇艳可人,家境也算不错,但大学毕业后,在一家民企工作,每月的工资只够自己开销。这桩婚事,双方一拍即合,从牵线认识到结婚,仅仅半年时间。

 有热心人为芳介绍对象,但大都是城市里的“劣质产品”。为此,自尊心极强的芳哭过很多回。芳在农村时养成的清高,让她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原则,即不注重家庭条件,但自身必须是有上进心的。所以,寻寻觅觅,一直等到将近三十岁,命中的天子终于姗姗到来。他们真正属于“门当户对”的类型,即家同在宁波城郊,自个儿在城里奋斗的人。

 虽与芳同住一城,但自从我们各自成家之后,却是间断了来往。一转眼,再相遇,时光已经转过去二十多年。

 五年前,我搬入现在居住的这个小区。在一次晨练中意外碰到芳,没想到她竟然也住在这里,且已先于我住了有好几年,正准备搬走呢。

 长长的几十年,相见时,却一点也不陌生。我们定格在彼此的面前,惊讶中充满喜悦。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是脸上刻满了岁月。

 芳说,她老公经过努力,拥有了自己的公司,且生意不错。她的单位已经改制,她却成了下岗女工,干脆就相夫教子,当起全职太太。她准备搬去住的那处新房,我知道,是江景房,本市的一个高档社区,房价很不菲。芳的女儿也比我家小女大一岁,大学毕业后到英国攻读金融硕士,现在上海一家外资银行工作。

 芳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我俩在寒风吹拂的小河边,站了足足两个多小时。我得知,她的生活过得安稳而平和,但我诧异的是,性格内向的芳,怎么就成了一个话唠呢?(一)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