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上海阿姨  

2013-08-16 15:57:52|  分类: 凡人俗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晨练回来,顺便去菜场买瓜,路上遇见上海阿姨。她老远地呼唤我。

上海阿姨也是刚刚晨练结束,恰好也去菜场买菜。她笑咪咪地在挎着的布袋子里掏摸,掏出了一个小方盒子给我。盒子上画着喜庆的图案,以为是结婚糖果。她说,不是,是红蛋。她孙女生孩子了,她荣升至了“太婆”级。

“呵呵,你福气真好,恭喜恭喜!”

上海阿姨笑逐颜开:“我张望了你好几天,总没碰见,这蛋呀也就带来回去的好几次了。”

我连说谢谢,心里便很温馨。“怪不得呢,有些日子不见你了,原来是回上海去了。”

“我这次去住了有一个多月呢,看看孩子,望望老朋友,日子就过得飞快。”上海阿姨爽朗地笑着,满头银发遮掩不住脸上的喜悦。

认识上海阿姨是在五年多前。我刚搬到这里来住,没一个熟人。惯例,清晨去锻炼。步行街上晨练的人不少,仨俩成群。有打太极的,有舞扇弄剑的,更有挥大刀的。我不好意思去跟队,就找了个遮阳安静之处,自个儿屏气凝神地慢动。一会儿,便发现有个银发素裹、腰板挺直的老人,在不远处独自舞剑。

不过,这位阿姨与周边的人很熟。停顿时,会与别人唠嗑。有时也会参与到旁边的队伍中去,打一套拳,然后,又返回原地,独自练另外的套路。她好像拳、扇、剑都会,那个布袋子里鼓鼓囊囊的,装着不少行头。我猜,她大约七十多了。她操着一口地道的上海话,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岁月没有抹去她上海女人的委婉腔调。大家都喊她“上海阿姨”。

每个清晨都能遇见她。我们俩在小河边的行人道上,各自管各自地练。天天见面,但彼此并不招呼,有时会行个注目礼。我是个不主动之人,发现她也是。

那年夏天,一连有几天没看见她,觉得小路上缺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约一周后,她来了,脸色不太好。不自觉地,我走向她:“阿姨,怎么有些天没来,是旅游去了吗?”她转过身来,充满惊喜的眼神:“没有,我感冒了,打了三四天的吊针。”

就这样,仿佛是很熟悉了的朋友,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子。我知道了,她比我大整二十岁,只比我母亲小了二岁,当我的阿姨绰绰绰有余。我知道了,她现在是住在女儿家里,帮助理家养孩子。我还知道了,她是一个退了休的妇产科医生,是原先工作地远近闻名的“接生婆”。

我一直以为她是上海某个单位退休后,来女儿家生活的,小区里的老年人群中,这种情况比比皆是。她摇头,说她退休前是鄞州东边那个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她的家也在那儿。她觉察,我对她口音的疑惑。但似乎有难言之情,她没说,我也没问。

有次,她托人买了只数码播放机,想让我帮她下载一些拳、剑之类的音乐。这方便,曾经帮赵伯和几位阿姨做过,那些曲目仍存在电脑桌面上,拷一下就行。她还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样。问了,才不好意思地说,她喜欢听沪剧和越剧,如果可以的话,帮她下载几首这方面的曲子,闲时可以听听。没问题,我说。我问清了她最爱听的演员及剧目,在网上找到后,全下载到她买的那只蓝色小音乐盒子里。从此,每当晨练结束后,她便坐在小河边的长椅上,陶醉地欣赏着幽幽软软的唱腔,宁静而寂然。

那天,秋高气爽,阳光暖融融的。我也与她闲坐,一道听金彩凤的《盘夫索夫》。上海阿姨一脸肃穆,情感好像飞得很远。沉默后,她略微忧郁地说,你知道吗,我一生充满坎坷。四十多年前,我从上海回来的时候,以为不会在此待得太久,谁知却是我的整个后半生!

她的思绪回到了不堪回首的年月里:“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遭遇自然灾害,上海实行精减部分职工回乡政策。当时,政府承诺,一旦形势好转,便依旧可回城工作。我和丈夫在同一个单位做事,我是厂医,他是行政科的。厂领导找谈话,我们俩只能留下一个。我想,丈夫是上海本地人,吃不了农村的苦。而自己从小在乡下长大,知道是苦,但应该可以忍受。于是,我主动提出回到家乡来。儿子和女儿还小,就留在了丈夫身边,由公公婆婆照料。

这是我人生中最错误的决定。当初是为了丈夫,为了孩子,我心甘情愿,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苦难。没想到,丈夫不甘寂寞,有了新欢。当得知此事,我后悔得连死的心都有。我赶回上海吵,但为时已晚,丈夫已铁了心。政府承诺没有兑现,我去厂里闹,也没用。我回不了上海,只能走离婚这条路。所以,我就在那个农村卫生院待了一辈子。

心灰意冷几年后,在别人的撮合下,我又结了婚,生下现在这个女儿。她爸待我不错,慢慢地,上海那段岁月便渐渐远去。上海的儿子和女儿都先后成了家,他们有时会到乡下来看我,我也会去上海小住几天。老房拆迁后,他们也给我留了套一居室,与儿子同一小区的。去上海时,我就住在自己的小屋里,平时就空关着。我在乡下也有一间老屋,如今住在女儿家,那屋就出租了。”

我说,阿姨虽然你前半生辛苦,但后半生还是幸福的。你现在是事业编制退休,工资待遇不错,又有房租可以补贴。这边女儿家住烦了,就到上海儿子家逛逛,挺自在的。

“是的,生活倒是真不用愁,可惜老伴走得太早了,要是她爸现在还活着,该有多好。”上海阿姨的第二任丈夫在十多年前就病逝了,不然,她说她绝不会住到女儿家来的。

她微微叹了口气:“说实在,我如今的状况很无奈。当初,女儿与女婿谈恋爱时,我和她爸都是极力反对的。”她说,她女婿是半个新疆人,是去新疆支边的知青后代。但毕竟是在新疆长大的,性格上有那里人的烙印,不细心,易动粗。有次,因一件小事与路人争吵,差点拿石头把人给砸死。

她接着说:“女儿把男朋友带到家来时,我和她爸都不喜欢。我们希望女儿找个南方男孩,会知热知冷,懂得体贴人。他爸把男孩拎来的礼物全部扔到门外,还狠狠地警告,不许他们再来往。男孩子很倔,站在门口不肯离去。女儿口头答应不再联络,但暗地里禁不住男孩子的追,仍然保持着关系。最后,女儿还是不管不顾地嫁给了他。但她爸的气终究没消,结婚后,也不肯与女婿妥协,说老死也不与他们往来。女婿的心里,肯定留有很大的结。

世事真是捉弄人。有道是,不是怨家不聚头。原以为,女儿不听话,就随她去吧,可偏偏她爸走了,留下我一人住在乡下,孤苦伶仃。于是,我去了上海,与儿子为邻。但儿子也有自己的生活,无暇前来照应。再说,从小分离,亲情不多。虽然近在咫尺,恰似远在天边。住在那个城市,又容易想起以前的困惑和痛苦。所以,我最终选择了逃离。

女儿要生孩子了,女婿的父母在那遥远之地,根本帮不上忙。没办法,我也看不得女儿孤立无援的样子,不得不住到女儿家,这一住就是十几年。但你知道吗,女儿生活得并不幸福。他们俩经常吵架,为一点小事吵,为钱吵。南方女人的细腻与北方男人的粗旷之间的碰撞。吵架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好几次,吵得不可开交,要离婚。

女婿聪明能干,工作上很努力,钱也挣得不少,买房买车的,小日子应该不差。问题是,他大男子主义意识,一切都得由他说了算。而女儿也不示弱,吵就无可避免。他不肯把钱交给老婆打理,连生活费也不出,日常开支全是女儿的,说等用完了再问他要。他自己的钱则存起来,还不让老婆知道存款数目。女儿收入低,钱不够用了向老公伸手,他极不爽快,抠门,总埋怨老婆不会当家,乱花钱。唉,要点钱像是讨饭的,所以,总引起战争。

话说回来,也是女儿没本事。她没能力掌控住老公的钱,自己又不会挣钱。这日子过得实在憋屈,我做妈的又不能多加干涉。但换个角度讲,女婿并不坏,他勤俭节约,也是为了这个家。你看,这房子是他买的,车子也是他买的。他还另外投资了一个商铺,最近又准备换一台车,原来的那一辆给女儿开。因此,很多时候,我反倒觉得是女儿不对,是女儿化钱缺少计划,才使老公不愿意把经济大权交给她。我就是在这种左右为难的日子中生活,真想再次逃离出去,眼不见为净!”

上海阿姨唠唠叨叨地细说着,我则成为她忠实的听众。真没想到她的内心藏着如此多的伤痛,如此多的无奈。可一个七旬之人,她又能逃向何处呢?

就这样,久了,我们似乎成了忘年交。有什么不开心或是开心的事,她总喜欢向我诉说。而我只能淡淡地宽慰,或由衷地加以祝福。去年春天,她拉住我,要我帮她问问本市哪个敬老院条件好一些。我知道,她女儿女婿肯定又出状况了。果然,她点点头,说这次不同寻常,女儿女婿是铁了心要离婚,连离婚协议也起草好了。

不忍心看她愁容满脸的样子,我答应帮她打听情况。可第二天,她又让我不用打听了。因她女儿说,即便离婚了,她也要妈陪着一起生活,不然会孤单死的。是呀,有妈在,女儿就不用害怕。有女儿在,当妈的也会安心些。最终,女儿女婿并没有离婚,其中出现了何种转机,上海阿姨没说,我也没问。

唉,生活就是在这磕磕碰碰中度过。富人会有钱的烦恼,穷人有没钱的痛苦。想开了,其实凡事不用太计较,当初解不开的疙瘩,事后看看小事一桩。时间是最好的消痛药,任何艰难都会过去。顺其自然最好。

今年,上海阿姨应该七十六岁了,目前生活得还算安祥。女婿被一外商看中,忙于筹建新公司。女儿换了工作,收入多了点。外孙女去了一所寄宿学校念书,周末才回家。家里的所有人都很忙,上海阿姨就显出闲来。但她没把自己关在家里。去年,社区引进老师,办了一个越剧培训班,她就在那儿学唱,唱腔身段在一班老年人中算是突出的。她在寻觅自己的乐趣,似乎是找到了。

但愿,她的晚年不再有坎坷!祝愿,她的余生幸福且平安!

[原创]上海阿姨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上海阿姨的剧照。她扮演的小生很俊朗,看不出已是个七十六岁的老人。她唱腔也挺柔软,唱的是尹派。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4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