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二)  

2013-07-05 12:52:26|  分类: 社区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旗开却不得胜,第一户人家的老人恰巧就不在。“咚咚咚”地敲了半天,就是反应全无,可能是买菜去了。进电梯时,碰见住在三楼的一位大哥,我俩像是撞了好运般地,急忙拦截住了他。

大哥没静下来细听,但仿佛听明白了似的,一挥手,怨忿满满地歪着脸说:“物业服务质量越来越差,还要我们帮他选领导,我才没那闲功夫!”

顾姐知道他把物业公司和居委会弄混淆了,连忙解释:“这是居委会换届选举,不是物业公司。”

大哥顿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讪讪地笑着,转而态度更显不耐烦:“不管是谁,我弃权总可以吧。居委会跟我更搭不上边了!”

瞧他盛气凌人的姿态,好像我们欠他似的。我俩不再作解释,他自愿放弃作为居民的权利,我们当然不勉强。于是,在居民花名册他的名字旁,我注明了“弃权”两字。

出电梯时,顾姐对这位哥们随口说了句:“你倒是起得蛮早的,噢!”

没料想,这位大哥竟然得瑟起来:“那是,我们军人不爱睡懒觉,习惯了!”

“呵,你是军人啊,倒是看不出来!”顾姐见他一身便装,还有一副玩世不恭的状态,不太信,话语里有点双关的味。

只见他抬了抬自己的腿,示意我们看他脚上穿的一双绿色军跑鞋。我信了,如今除了军人,谁还会穿这种鞋呢。

他又突然说:“我儿子是镇海公安局的!”这下,我和顾姐更郁闷,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显摆自己的儿子。

军人和公安,都是百姓尊敬的职业,他们应该更积极地参与社会公益性活动才对,但眼前这位大哥,明显地让我们失望。

顾姐说:“他要是不亮自己的身份,倒还可理解。他亮了,真是跌了他的身份呀!”

是的,以前在路上见到穿着一身军装的军人,很是肃然起敬,觉得他们是勇者,是值得依赖的人。如今,在军营外已不再分得清谁是军人,谁是百姓,军人的概念也在模糊。也许,穿上军装,对军人有着一种约束,而脱了军装,军人也觉得自己不是军人了,甚至还可以不如普通的百姓。真令人不懂!

到七楼敲门。我知道这家住着一对小学老师,偶尔在电梯中相遇,会礼貌地打招呼。女主人好像没睡醒,可能是被我们硬敲起来的。她睡眼朦胧地听完我们的来意,细声慢气地说:“我不晓得居委会与我们的生活有何关联,所以他们的活动就不参与了吧。”

我说:“你是这里居民,你有选举的权利呀。”

她很不屑:“这种没有利益的权利,不要也罢。”

我和顾姐顿时无语。现在的社会,做任何事情都与利益挂钩,她不参与此类社会活动,不会扣她一分的工资和奖金,也不会成为她升迁路上的绊脚石,她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加以拒绝了。假如,这是她所在工作单位的活动,谁剥夺她参与的资格,她可能会难过得要命呢。

我俩摇头走下到四楼。这家男主人是开外贸公司的,属有钱的一族。他妻子是全职太太,家里全天候有人。我俩转上转下的,此时已是八点多了,他们该起床了吧。但门铃按了无数遍,屋里就是没有一丝动静。难道已经出去了?我们只得移师别处。

前几天送选举证时,那个小老板在接过证的同时,问参加选举是否有礼品可送?我笑笑摇头予以否认。他说,别的社区搞活动都有礼物,我们这儿干嘛没有?我是真不清楚是否会有礼物送,那天开会我没参加,后来也忘了问,兴许真有礼品送也有可能。但即使有,最多也只能是毛巾之类的东西,他一个开公司的,会在乎这小物件?哈,我又不能理解了。

中午时分,选举活动结束的时候,我遇到他们一家三口从外面回来。我招呼,我去你们家了,你不在。他问有事?我说,选举呀!他恍然大悟状:“哎哟,这事,我真忘了!不好意思噢!”

我理解,他可能是忘了,但也不能目视无睹呀。因为,一早起,小区各个大门口都设有大红的投票箱,并且有专人等候着的,他们进来出去的,不可能会没看见,是吧。这次选举,居委会真的没有准备任何礼品,所以让小老板失望也失忆了。有点费解!(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