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自留地  

2013-07-12 16:46:33|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后窗眺望出去,我家与后面那幢房之间的平地,是一个能停放二十几辆小车的大库房。库顶上植满了草皮和矮矮的不同品种的树木,还搭有一个木头花架,架子上缠绕着绿绿的蔓藤。春天里,杜鹃花红遍一片;树木抽出黄色的、紫色的、淡绿色的嫩芽,煞是好看。但这里的风景,唯有住在这两幢屋子里的人,才能欣赏得到。

这片绿地正好与二楼一般高,凡住在两幢房子二楼里的人,都可迈出自家阳台或窗台,作自由行。有在此晾晒衣服的,有在此放置花盆的,甚至有在此豢养小狗的。静悄悄的大花园内,风景独好。

[原创]自留地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住在我家楼下的那户二楼人家,有位比我大几岁的姐,喜欢种菜。从去年开始,她家后窗台外面那块绿草地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葱葱郁郁的菜地。高矮大小不同的菜,占满了约十多平米的地方。后来,逐渐向外拓展,在矮树边的空地里,种植了不少瓜类蔬菜,搭起了瓜棚。瓜蔓延伸至矮树,成熟的瓜在树枝间挂荡,蛮有田园的味道。

日常,车库上的绿化是由物业在管理的,时不时会有人在那里修剪草坪、树枝,或浇灌些水。物业对住户破坏绿地的现象,也是睁一眼闭一眼。这屋顶上的绿化,除了我们两幢屋子里的人,再没有其它人能欣赏到的了,所以不影响小区整体环境,也就任其发展了。

经常看到那位大姐,戴着一顶草帽,拎着一桶水,拿着一把小锄头,勤快地在“地里”劳作,收获着自己的果实,很是乐滋滋的样子。我呢,也总喜欢趴在窗台上张望,看着楼下这块小天地里四季蔬菜的变迁,非常的羡慕,还有点忌妒。总后悔着,自己当初目光太短浅,要是买在二楼住该多好! 

[原创]自留地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今日早晨,我又向下观赏,发现灌木丛中的丝瓜花正开得旺盛。因为连日高温暴晒,库顶上的树叶有些萎靡,一个绿化工人手持着水龙头,给草木浇水,顺便也让这些瓜藤喝了个饱。然而,此时我的脑海中,倏忽闪现出当年下乡做农民时,收拾“自留地”的往事来。 

[原创]自留地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农村解散生产队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已回城。在我们当知青时,农村的土地还是集体所有的。但队里会把边边角角的一些地,按人口分配,称之为“自留地”。农民用来种些日常要吃的蔬菜,解决生活问题。我也曾分到过一小块水田和一小块旱地,具体有多少“分”,已经忘记。

生产队把我的那块自留水田,分在了我教育户家的自留水田旁。于是,我师傅王叔便把两块田之间的埂给去掉了,合并为一,方便统一耕种。况且,一条田埂的宽度里,还能插上不少稻秧呢!在插队落户的几年里,我的水田都是由教育户家给“承包”了,因我根本管理不了。只是在种和收的环节里,一起去帮忙,收上来的谷子也都给了教育户。

那时,队里是根据年收成分配农民口粮的,收成不好,就会吃不饱,这自留田的粮食就能救急。因而,人们就特看重这些土地,当作宝贝似地经营着,有空就会去那儿转悠。

王叔把收上来的稻谷都存到自家的谷仓里了,叮嘱我,要是不够吃,可以向他要。我一次也没去要过,一则是觉得这田是王叔在打理着的,收成也理所当然归他们。二则是知青有规定口粮,每月四十斤纯米,我一个姑娘家,根本就吃不完。

冬季时,王叔会在自留水田的边沿上种一些水芋艿,在水田里撒下些草籽(紫云英)。来年春天里,我会去采一些草籽嫩芽,炒炒当菜吃。去挖点水芋艿,在灶窝草灰里焐上一段时间,然后用火钳子拨拉出来,剥开外面的芋皮,呵!是又糯又香,美味无双。

队里分给我的那块旱地,起初是在河岸的斜坡上。我嫌种菜麻烦,得掌握时令季节,要经常施肥浇水,还须有一定的经验。所以,只种了些省事的豆类作物,一年两季,冬天种蚕豆,春天种毛豆,平时也不怎么去打理。

种豆时,我懒得松土,只在地里挖些小坑,每个坑里放入一粒豆子,盖上点焦泥就完事。种子是王叔给的,焦泥问别人要的,有时没焦泥就随便用泥土替代了。农户家勤劳,会时不时地去浇水、松土或施肥,豆子便长得旺盛。我没肥料,就作放养状,任其自由发展。 

豆子的生命力极旺盛,只要在土壤里就会生根发芽,茁壮成长。种下去的蚕豆,起初时长势很好。有时收工刚巧路过那块地,我会顺便去观察一下。见到茎叶上开满了紫色的花,心里就高兴,觉得收成一定不错。就满怀希望地等待着花落后结满绿绿的豆荚,等待着快快的成熟沦为盘中美餐。但当可以摘豆的时候,却发现豆杆上留存的豆荚是稀稀落落的,能收进来的蚕豆还不如埋下去的种子多。

百思不得其解,经一位农民大哥点拨,才明白其中原由。他说我这块地的位置太不好,小河通外河,经常有别村的船只经过,会顺手牵羊地带点走。一来二去的,等不到蚕豆成熟就已经成了光杆了。

原来如此!我很是生气,想去找队长给换块地。但细细一思忖,也就释然了。那时的农村虽说贫穷,但村民们却是很纯朴的,这种偷豆子的事并不多见。各家各户的蔬菜都种在野外,又没人看管,也不见有人偷。兴许,实在是生活有所窘迫,偷点豆子回去解决饥饿吧。

我们知青们不善于种菜,住在知青点周边的大伯大婶会特地告知,要吃蔬菜,尽管到他们家的地里去割好了。当年,我们就是这么东家割一点,西家收一点的,度过了漫长的岁月。所以,当自己的豆子一无所获时,有点怅然,但不怎么难过,就当是捐助掉了。

每年种毛豆却是大丰收的。收了蚕豆,便种下了毛豆。毛豆因种子不同,生长和成熟季节也不同,有六月豆、七月豆、八月豆、九月豆。六、七、八三月里成熟的毛豆,晒干后颜色是黄的,又叫“黄豆”,颗粒比较小。而九月成熟的豆,晒干后颜色则是青色的,且颗粒大,豆肉厚重。

农户们会各种月份的豆都种一些,所以从6月始就有毛豆吃了,一直吃到九月里。而我只种九月豆,贪的是它粒大肥壮,收成相对好点。 

九月来临时,豆杆上下密密麻麻地结满了豆荚,一串串的,瞧着也开心。新鲜的豆子根本吃不完,我就把桔梗连根拔来,整株整齐地放到宿舍屋顶上晒着。几天后,小心地捧下来,向农民家借一块竹席,把已晒干的豆桔杆放在竹席中,用一根竹棒轻轻地敲打,干的豆荚即刻裂开,一颗颗饱满的绿豆子就蹦了出来。我把它们收集到几个大瓶子里带回家,妈妈实在喜欢,不舍得吃,还分送给隔壁邻居一些,当作珍稀美食似地共同享用。

后来,队里组织劳力,把一块位于田中央的坟地平整了出来,分配给我们几个知青作自留地。那块新地,比河边的地要肥沃得多,离王叔家的自留地也近。于是,王叔帮我种了一些蔬菜,有青菜、茄子、带豆等。王叔在给自家自留地的蔬菜施肥浇水时,也捎带着给我的菜地里施肥浇水,这样,我就可以在自己的菜地里摘菜吃了。

在王叔的精心管理下,那年茄子和带豆结得特多,多得我根本来不及吃。每天,我都会兴高采烈地去自留地里,挑些成熟的茄子和带豆来,自个吃不了,就送给邻居知青吃。问题是,收成实在太好,老的茄和豆还没摘完,嫩的又成熟,有点没完没了似的。兴奋劲很快过去,谁愿意每天尽吃茄子,尽吃带豆的?吃腻了,连送也送不出去。

插队的地方,虽说是在郊区,但交通不便捷,新鲜蔬菜无法拿回家,只能可惜地任其老去烂掉。特别是茄子,立秋后就不能再吃,说是秋后茄有毒。不过,带豆倒还好,我把成串的带豆采摘下来,放在锅里煮一下,然后到太阳底下暴晒。带豆干存放在玻璃瓶里,藏至冬天没菜吃的时候,用水发一发,再放在蒸笼里蒸。嘿,那味道却是十分的清香可口滴。 

[原创]自留地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楼下的那片瓜地,竟然引发了我对三十多年前自留地的回想。当思绪转回来的时候,真的很是向往能拥有一块乡间的田地,且浮想联翩起来:假如那样,我一定会种上各种时令蔬菜,而且绝对是绿色生态型的。再植上几株果树,有杨梅、桃子、枇杷、桔子,哈!凡能想得出的都种上一株。当丰收的时候,请上诸多朋友一起来品尝,那情景,将是怎样一个“美”字了得!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7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