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加工资说  

2013-03-25 14:51:10|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加工资说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上年纪之人好怀旧,老年大学里老人成堆,很多话题便离不开以前的事,即所谓的“掏古”。

昨天课余间,不知谁提起了加工资的事,一下就触动了众人的记忆神经。白发李哥最年长,经历的事也多。他说文革期间,国家有整十七年未给职工加一分工资。

在计划经济年代,国家穷,物资严重匮乏,百姓吃的、穿的、用的,都有限额,几乎是活在国家的政策分配之中。加工资,对老百姓来说,是最敏感的事。什么时候加,加多少,那必须由国家的红头文件来规定,没有哪个单位敢擅自作主分配的。

李哥说,八级技工为工人中最高工资等级,每月一百零八元。这每一个增级,不仅靠技术,更是工龄的累积。在厂里面,老技术工人的工资肯定比厂长高。哪像现在,流行岗位职务薪酬,领导与普通员工的差距,拉开得让人看不明白。

自己当过多年的劳资干部,所以李哥的话我听得懂。当时,职工的养老金,是按本人退休时的工资和工作年限,打折扣而定的,所以,在职时的工资额度和工龄变得十分的重要。而如今,一律根据所在地的社平工资,以及本人交纳的保险费来算,工龄系数有一点,但不再是主要的参照物。

无论退休前的收入有天般高,或是地般低,全都忽略不计了,倒是显示出一种平均主义的状态。不管你是企业领导,还是普通工人,在职时收入的天壤之别,到退休后的待遇却大致相同。当然,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人不计在内,他们高人一等的优势,是终身制的。不然,就不会有千军万马的人,挤破着头去走“考公”的“独木桥”。

上世纪八十年代始,国家逐步提高职工的工资。每次都会下达文件及细则,填写增资表,经主管局劳资部门审批后生效。这张增资表就像人的灵魂一样重要,收藏在人事档案里,作为工作调动或退休时的依据。变换工作单位,在开具人事介绍信的同时,必定要开工资转移单,上面清楚地注明工资等级和标准工资,是接收单位发放工资的依据。

一级工资有十三元,也有十四元的。低级别的加一级只有十三元,高级别的则有十四元。但每次增资,并不是人人都有份的,经常会有个百分比。因而,为了这十几元的钱,有费尽心思的,有面红耳赤的,更有跳江自杀和患抑郁症的。如今想来,真觉得不可思议。

见我们这厢讨论的激烈,张姐也绕过讲台,前来凑热闹。她说,不要小看这十几元钱哪,当年的钱值钱,可以买一百斤大米呢!手里攥着一元钱出门,就可在菜场里拎回一篮子的新鲜蔬菜。她说得有理,记得二十多年前,一只烧饼是三分,一根油条也是三分,只要六分钱就能解决掉早餐问题,而且绝对地吃饱、耐饥。

年青人刚参加工作,都要经历三年的学徒期。第一年每月是十三元,后两年会加上几元。三年后定级,一级工是二十八元,二级工为三十五元。到二级工后,再想往上加,难度系数逐渐变大。单位里的八级工师傅少之又少,基本上都是快到退休年龄之人。每月,编制工资单时,我发现大多数人的工资,都在三四十元间徘徊,五六十元的属凤毛麟角。

清楚地记得,在我小时候,也就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里,父亲在机关工作,当着一官半职,算是高收入了,每月有七十二元。母亲是所在纺织厂女工中最高的级别,每月有五十三元。他们的工资,很多年都一成不变,所以记忆尤其深刻。这个收入,养活了我们一家五口,外加奶奶和外公外婆。还能时不时地接济一点给在乡下当农民且又生了五孩子的阿姨家。

国家对知青有优惠政策,插队落户期间计算工龄。当我回城时,已有四年农龄,就省略了学徒年限,直接被定为二级工,月工资三十四元(商业性质的单位比工厂要低一元)。那年,是一九七九年。这个工资等级就停留住了,直到六年后,凭借业余电大的毕业文凭,终于涨到了四十八元。

一九八五年,国家实行工资改革,每人工资单上的数字都有所增长。令人期盼的是,自那以后,加工资成为常事,每隔几年,上边就会来个增资文件。凡普加的,便皆大欢喜。有比例加的,就麻烦事不断。

往往是主管部门按单位正式编制人员的数量(临时工是除外的),给上一个可增工资级数总量,由各单位自行去安排。这就难住了领导,给谁加,不给谁加,平稳木实在不好走。于是,得先成立一个工资评定小组,讨论出一个可行方案来。一次次地反复推敲,尽量做到“公平、公正、公开”,做到所谓的“三上三下”。可是苦了我这个劳资工作者,方案改了又改,有笑声,有骂声,令人惴惴不安。

记得是九十年代初的一次加工资,增资级数只有百分之四十。公司领导考虑了几天,决定把每级工资掰成了两半。一级工资十四元,半级则为七元,这样,百分之八十的人都能匀到一点。但其余百分之二十的人怎么办呢!经理又想出了个主意,把矛盾下放至基层,即按各部门人员数量同比分配额度,由负责人自己去解决缺口问题,得罪人的事顺利地转移。

我们行政科共有三人,只分到了两个半级。我是科长,兼着人事,另一位是总务,还有一位是驾驶员。三人中,我年纪最小,本来就让他们有点憋屈。幸亏,当时当科长只是职务上的一种升迁,并无任何经济利益。我们彼此之间关系挺和谐,工作配合也默契。所以,没多想,就在晋级表格上填了他们的名字,一人加半级,自己算是发扬风格了。

不料,却引来了一些嘲讽。原来,凡部门负责人,都在本次增资名单上,唯独我没有。有说我好表现的,更有人骂我傻。那个财务科长遇见我时,总阴沉着脸,像是亏欠了他三百量银子似的。有好些天,我心绪不安,不知所措,似乎也觉得自己是有点傻。

然而,傻样却有傻运。正是这个傻,让自己突击迈入了共产党的门坎。以前入党挺难的,所在单位有近十年没发展过一个新党员,财务科长写了三次入党申请,都未能如愿。我自愧不如,更不敢有此妄想。

有天,书记找去谈话,问我为何不写入党申请。我说,我离党的要求还太远。书记笑言我谦虚,递给一本党章,让我马上就写。见我仍有犹豫之意,语气中竟略带威胁:“按理,非党员是不能搞人事的,要是上面追究下来,就得调整你的岗位了。”此话说得我惶恐,便很听话地写了申请。

不多久,便进入了积极分子考察期,一年后,成为预备党员。书记说,我是全票通过的,也是这么多年来,唯一被吸纳的新成员。入党前,主管局党委派人来谈话,特意聊起了我让工资的事。才明白,能快速入党,缘由就是每月让了七元的钱。

在闲聊中,李哥始终是笑哈哈的,张姐却明显无奈。李哥是机关退休干部,他老伴也是,俩人每月的养老金有一万五。张姐则是企业退休,老伴又去世得早,每月两千多一点的退休工资,还得省吃着给儿子还房贷。张姐很懊悔,她年轻时是小学老师,当年学校的收入比企业低,她就调到了工厂里。“唉,我要是老师退休的话,工资起码比现在翻一番,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哪!”

人生是没有后悔药的。但机关、事业及企业的不同退休待遇,如此大的差距,实在是令人看不大懂也!

[原创]加工资说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