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四间头”(二)  

2013-03-11 16:06:3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四间头”(二)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农村的夜色来得早,天暗下后,空旷的田野上一片寂静,只有村庄里不多的灯火闪亮着,尚存一点生的气息。

晚上,没处可去游走,我们就百无聊赖地早早躺在床上。实在觉得无聊,就会有一个喜欢讲话的人,说些有趣的见闻或书里看来的故事。然后,其它的听众,便开始议论,评头论足,争得面红耳赤,甚至人身攻击。

很多新闻都是躺在床上听来的,不少事情也是通过空间商量的。这边有什么事,扯一下嗓子,那边的人就应着。八人住四屋,如同栖居一室,除了无声的动作,什么都休想瞒住,毫无隐私可言。

刚住进“四间头”时,只有我们这一间是女知青,男女比例是六比二。七七年恢复了高考,最右边一间的两男知青,展翅飞翔,走向校园。新来俩女的,终于男女平衡。那时,年轻着,单纯着,还快乐着。住在同个屋檐下,彼此坦诚相见,不分你我,倒也生活得开开心心、热热闹闹。

由于八人落户于不同的生产队,所以分配农产品的时间也不同。但只要有谁从队里分得了瓜果菜蔬之类的食物了,其它人肯定会厚着脸皮去共享。记得,有次我领到一篮子的山芋,用盐水烧烤了一大锅,不到半个时辰,便被闻到芋香的左邻右舍们,集体谗入肚里。我留了个心眼,悄悄地藏匿了一些,打算放在烧饭时的柴草里焐着,熟了慢慢地自个儿“偷”吃。但终究未能逃过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我只能辩解说下次再请,但接下来的日子里,就天天有人记挂着,提醒着,让我不敢擅自享用,不得不共同消灭干净,方才集体死心。

每间知青宿舍,大约有二十几个平米,前后开有两扇门。朝南的算是正门,门口有一块石板。门统一开在屋的左侧,右侧是小木窗。屋子由半截矮墙隔开,前面是寝室,后面是厨房。房间里,紧挨着右墙,搭着两张床,由两条长凳加一块木板搭成。床头边,亦是用四根木条加一块木板制成的简易桌子和凳子。这些都是下乡时,由知青办拨款,队里统一购置发放的。与之配套的还有一把锄头、一对木制粪桶。

房间里,在床底和床前落脚处,铺有几块石板,其余就全是泥地。晴天地干燥,不影响行走。雨天,特别是黄梅季节,湿滑的地面,得踮着脚指头,小心翼翼。在隔墙边上,堆放着烧火的干草桔,草堆下是一个鸡窝。寝室加柴房,有时会一片狼藉。

屋梁很高,三角型的屋面木椽子,搁在砖墙上,里外通风。冬天里,室内室外一个温度。梁的最高处,结有好几个蜘蛛网,也懒得去赶走它们,便和平相处,共同生存。五月梅天里,梁上会时不时在掉下一条毛毛虫来,被蛰着,痛且红肿上几天。乡下老鼠多,我却不怕,任它们在床上床下窜来窜去,对此小虫却心有余悸。

屋子里,常会有蛇的出没。按农民的讲法,这是家蛇,不咬人,不用害怕,看见了赶走它就行。但又有一说,出现家蛇,预示着悔气来临。有天,几个插友在我房里闲聊,突有人惊叫,看见草堆上有条蛇。我顿时头皮发麻,两腿哆嗦,不敢过去细瞧,用木棒在边上敲击吓它,不一会儿,蛇真得不见了踪影。自己生性特怕蛇,恐它爬上床来,接连几天都惶恐不安。路过草堆边,总谨慎张望,恐怕踩到它,引来灾祸。曾经就有人午睡时,屋梁上的蛇掉落到她踝露的大腿上。迷迷糊糊间,用手去抓,摸到的是一条软软的蠕动着的东西,那恐怖的尖叫声响彻云霄。这情景,想起来,都感到毛骨悚然。

房门里面是木栓,外面是铁栓挂住铁锁。白天很少锁门,因屋里没值钱之物。农村又民风纯朴,没听说过有小偷。那时,家家户户都一样的穷,自家没的,别家也不会有。我屋子的后门栓,老早就坏,稍微用点力,门就会被推开。自己不会修,也不知道找谁修。毕竟是女孩子,唯恐有所不测,每晚睡前,必用剪刀扣住门栓。这事,不敢对谁提起,怕被外人知道,真得来推门。幼稚吧,当年的我就这样,胆小且默默将就。

“四间头”建造的年份并不久远,大约不到十年的光景。较新的砖瓦平屋,夹杂在四周破旧的农舍中,略显整齐高亮。但中间的隔墙,真是不可恭维。墙上的石灰,早早地就驳落下来,壁面显现凹凸不平。我总在担心它倒塌,不久,果真是塌了。那天清晨,听隔壁有喧哗之声,便起床想探个究竟。脚刚落地,就听得“哗”地一声巨响,床边的墙头轰然倒下。好家伙,满床的砖头泥沙!幸亏是夏天,床上没被褥,但席子却被砸了个大洞,蚊帐也被扯得支离破碎。原来,是两男插友戏耍,互相推搡中,撞在了墙上,那人还随着碎砖,整个地倒在了我这边屋的床上,还好,没伤着人。于是,两屋之间开了个大口,队里一时又派不出人来修。终究是男女有别,不能再在有洞相连的屋子里同住,害得我,不得不到别的女知青那儿,挤住了好几天。

“四间头”,留下着我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时光。回想起来,觉得漫长的辛苦岁月中,其实是蕴含着简单的快乐的。

离开那儿已三十多年,还时常梦回故里。梦见仍在“四间头”里住着,床还是原先的木板床,只是帐子上挂满了蛛网。灶还是原先的土灶,我蹲在灶前添柴烧饭。但同住的却是我的先生和女儿,隔壁也不是原先的同伴,而是我所不认识的。每次在梦中,心里总疑惑,不清楚自己是再次下乡了呢?还是从来就没回过城呢?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知青大返城,住过的知青房都卖给了当地的农家。那些砖瓦房,在当时的农村,算得上是好房了。听说,队里只照顾卖给那些将成婚,但没有住房的农村青年,作为他们的婚房。又听说,这些宿舍现在仍在,只是已不再住人。

[原创]“四间头”(二) - 高老庄 - 880613580713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