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眼镜(一)  

2013-01-28 12:41:44|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遗传了父亲的近视,从小视力就有问题。记得,小学三年级时,就从最后一桌调到第二排。但身高却承袭了母亲的,瘦长型,比同龄人高出一截,坐在前排挡住了后面同学的视线。老师折了个中,安排我坐在靠墙的边上。

初中时,怕难为情,没向老师说明,就又坐在了最后一排。以前教学设备差,教室里没装日光灯,碰到阴雨天,黑板上的字就糊涂一片。天天期盼阳光明媚,日头悬在黑板上,就可勉强像出一些字来。还希望老师的粉笔粗点,字写得大些。可有几个老师就喜欢写小蝌蚪,尤其是那个数学老先生,害得我无法辨清他画在黑板上的3和8,以及5和6。

有人说“上帝关闭了你的一道门,肯定会为你开启一扇窗”。这话倒真不假。眼睛功能偏弱,耳朵就变得格外灵敏。可以说,中学那些年的知识,基本上是靠耳朵听来的。上课时,绝对是认真听老师讲,并快速地记录,所以成绩一直还不错。

最怕的是课堂小测试。期中或期末考,都会发放试卷,但阶段性练习考,老师只发一张白纸,题目就写在黑板上,让学生自行抄录后再做。初中同桌是个叫美菊的女孩,很善良,她知道我看不清黑板上的字,就在自己抄录的同时,轻轻地念出声来,我则侧耳恭听,迅速地记录。一直对她心存感激,遗憾的是高中时不再同班。那年代,很少有小孩子戴眼镜的,我也讨厌戴。父母不晓得我近视的程度,以为学习成绩还可以,也就不大加以关注。

读高中,我仍然是坐在教室的末位,且同桌女生不大情愿照应我。实在觉得不行,这才不得不向母亲坦白,表示愿意在鼻梁上架一副眼镜。母亲认识眼镜厂的人,就带我去了厂里,配了我人生中第一副眼镜。经光学测定,已经有500 度的近视。眼镜师傅埋怨我妈,为什么这么晚才配镜,假如早点矫正,就不会这么深了。母亲也怪我,怎么不早点告诉,否则也不致于此。

配了眼镜,一扫眼前的模糊,世界顿时清晰许多。能辨别黑板上任何一个小字,能看清老师讲课时的所有表情,那个开心哪,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但上课的注意力却开始涣散起来,会时不时地瞧前面同学的一些小动作,揣摩着这些动作的意思。耳神也经常开小差,不再抓住老师的每句话音,而是神驰至教室之外。所以,学习成绩反倒退步。

现在学生中的“小四眼”不少,幼儿园起就有。但那时,中学生戴眼镜的真是凤毛麟角。我们班就我和班长两个“差眼”,其它很多班几乎都没有,所以有点另类。课余时分,常常有外班调皮的男生,老远的瞧见我,便聚集在一起,大喊“四只眼!四只眼!”于是,心里很不受用,真想立即把眼镜摘下藏起来。如此这般地,惹得其他也是近视的学生,都不敢戴眼镜。而我们这几个,就成了勇敢之人。

因为近视太深,眼镜戴和不戴之间的差别就有点悬殊,所以虽不太情愿,却是从不会忘记戴上它的。慢慢地也就不再在乎别人怎么叫了,反而向那些起哄的同学炫耀:“戴眼镜怎么了?说明我有知识,学问高!”

逐渐地习惯了戴眼镜,它就成了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似乎离开它就会寸步难行。

我是戴着眼镜去农村“插队落户”的,是同批知青当中唯一的“四只眼”,也是那个村所有插队知青中的唯一。其实,也不是说那些插友们的视力都是1.5,只是他们怕影响美观而不大愿意戴而已。

第一天干活,农民大叔大婶望着我感到新奇,议论着:“瞧她戴着眼镜可怎么干活呀?”我却不以为然,戴眼镜干嘛就干不了活呢!然后,事实很快得到印证,架着玻璃镜片干活是真不行的。

下乡时,恰逢“双抢”(夏收夏种),割稻插秧全在水田里。干活溅得全身上下泥水斑斓,眼镜当然逃脱不了干系。镜片上沾满了点点泥污,视线被严重挡住,还不如不戴来得清晰。这情景迫使我改变了初衷,终于恋恋不舍地摘下陪了我好几个春秋的伙伴。我试着干活时裸视,眼镜就存放在衣服口袋里,不得不望远的时候,就摸出来戴上,倒也能过日子。

有天晚上,邻村的晒谷场上放露天电影,我们都赶去凑热闹。黑压压的全是人,有站在板凳上的,有爬在树上的。我们这些外村去的没带凳子,就到处找制高点。在人群中钻来挤去时,不小心被人撞了一下,眼镜“啪”的掉地上了。黑暗中,我像丢了魂似的到处乱摸,就是找不到。其实,即使找到,也肯定被人踩烂了。没看成电影,却惹得一阵心痛归来。没眼镜戴了,从此就在暗淡世界中生活。

幸亏,农活不是精细活,慢慢地也就习惯于免戴眼镜。眼患近视,看不清远处,望近却不碍事,看书写字,凑得拢点就行。最难堪的是路上遇见熟人。因瞧不见稍远点人的脸,无法及时打招呼,常被人误解是清高,不爱搭理人。热情点的,在远处与我打招呼,我这边呢,仍是一头雾水,分辨不出那人究竟是谁,只能:“嗯!啊?”的随口应着,又让人觉得我缺乏情谊,没把朋友记住。唉,近视眼真误事啊!

赶紧回家,重新配了副眼镜。但已有一段日子不戴,鼻子上要再架有点分量的东西,十分不适应。又怕再次弄丢,就迫使自己尽量少戴,尽可能地不戴。心想,戴着眼镜实在太不像农民,别人的误解也就随他去罢,日久天长的,误解自然会消失的。

我的“四眼”成“两眼”,不知怎地,被村里人当作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凡有新知青到来,大队干部总拿我摘眼镜的事当作故事来讲。他们称我为了和贫下中农真正打成一片,主动摘下了眼镜,表明了我扎根农村干革命的决心。还赞道,农村是锤炼人的大熔炉,不但炼红了心,还炼棒了身体。瞧我,新型农民才当几个月,连多年的近视眼都让治好了,这农村真的是个广阔的天地呀!

我哭笑不得。但在农村的四年,就真很少戴眼镜,直到回城工作后,才再次成为眼镜一族。(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