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怀旧五月天(上)  

2012-05-21 17:02:53|  分类: 陈年旧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日,整个是怀旧的一天。

这天,碰到了四十二年未曾见面的小学同学,见到了别离三十五年之久的知青插友。人就像是在时光中不断地穿越,尘封已久的旧事被一件一件地拎出来,令人唏嘘不已。

一星期前,约好了周六去老同事三姐的家,参观她刚刚搬入的新居。周五上午,却意外接到插友萍的电话,约周六晚上在“7号车间”聚餐。得知有几个回城后一直未予谋面的老插友也会来,便觉得是非去不可的,就满口答应必定赴会。谁料,中午又接到小学同学娣的来电,说周六下午会有几个同学一起去一个同学家喝茶,问是否有兴致前往?娣报出来的名字,是早已在记忆中都删去了的,就更想象不出与此名字相连的面容了。尽管如此,心底里却是十分地愿意,去会会这些孩提时的小朋友的。于是,没有丝毫的纠结,跟娣定了会合的地点,不见不散。

这下可好,老同事、老同学、老插友的聚会,竟然全挤在同一天,而我又都答应了。放下电话,心里开始纠结。脑子里快速地勾勒着这三个赴会地点的大体方位,分别在城南、城西和城北。那么行走路线该如何安排?走访时间是上午、下午和晚上,应无大碍,只是实在太显仓促。最后决定,还是暂且不去三姐家了,因她的新居晚去几天是不会成为旧居的,再说与三姐的叙旧不是半天能完事的。于是,就赶紧给三姐去了电,与她重约时间,推迟到下周再去拜访。

可惜,天公太不作美。上午只是阴阴的,我自个儿心里还窃喜,不用沐浴似火的骄阳了。中午时分,却是小雨纷纷,气温转低,候在车站,穿着长袖衬衣,尚觉阵阵寒意。在彩虹路上见到娣时,已是风雨交加,流水如注了。

娣是我小学及初中的同学。我俩是在小学四年级时,同时转入江东中心小学读书的。我由绍兴奶奶扶养并在绍兴上的小学,娣亦是由余姚姨妈养大,在余姚上的小学。绍兴话与余姚话相似,我们彼此的经历也相仿,因此就有了共同的话语。以前的老师讲课大都用方言,我们俩对宁波话似懂非懂。加上曾经就读过的乡下学校,教学质量相对要差点,所以,起初都有点跟不上趟。好在我适应得快些,成绩不久便上去了,但娣却一直不行。在同学中,她只有与我在语言上是能沟通的,所以有不懂的题目,会经常来问我,我们间的友谊就这样存了下来。

高中时,我们同校不同班,但仍一如既往的是朋友。毕业后,我下乡去插队,娣与我一样都是三姐弟中的老大,按政策也该下乡,但她死活不肯去。她妈怜她从小在乡下长大,不想再委曲她回农村,就让她待在家里,等她妹妹毕业后,一起分配。最终,她妹妹去当了知青,她则分到了一个做开关的工厂当工人。

娣在厂里好强,看别人的文章在厂办的黑板报上发表,她也想去投稿。苦于自己写不好,就写信到乡下来,让我帮她写。我没去过工厂,不了解厂里的情况,但所幸需要的都是些革命青年要求进步的口号式的文章,还算能敷衍了事。帮娣写的几篇稿子都被抄到黑板上了,娣在厂里也有了点名气。厂领导觉得她聪明好学,安排她去了一个模具车间做学徒,令一同进厂的人好生羡慕。

娣成熟早,进厂后就开始找男朋友,可谈了几个都没成正果,于是我这儿便成了她忧怨诉说的场所。有一次,她一厢情愿地喜欢上了同厂的一个比她大七八岁的男孩,娣主动追求,但此人却毫无意思。那个年代还没有手机、电话之类的通讯工具,娣写信给他还是没有音讯。刚好他家就在我工作单位附近,娣就一脸憔悴地要我帮忙去约他出来。我是一万分的不愿意,但看着可怜楚楚的娣,心肠一软,就真的是肝脑涂地帮她去敲了门。其实,这人早有女朋友,而且已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单相思的娣难过了好些日子,最终也只能放弃。

娣成家后,养儿子忙得不可开交。我们之间便逐渐淡了下来。有很多年不再往来,偶尔记得了就通个电话,也无闲情逸致地天南海北地多聊。有好几年是连电话也懒得打的。

有天在公交车上偶遇,见娣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诧异之余,方知娣早已下岗,在家帮人带小孩。她家邻近有一所小学和一所幼儿园,她就帮上班忙的家长,领送孩子,大大小小的有好几个。那些孩子放学后,在她家做作业,吃晚饭,也有过夜的。娣自吹自己养孩有方,不少孩子在父母跟前耍性子不肯吃饭,到她这儿乖得像只兔子,吃得爽快,人也长得结实。所以,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没闲着,总有人慕名找上门来,她赚的钱远比上班时的工资要多得多。娣说人倒是不怎么辛苦,只是不太自由,每天被孩子系绊着,难有访亲会友的时间。

雨一阵紧似一阵,我和娣掏着过去的事在公交车上坐着环城游。这辆车从江东绕向西门外,经苍松路至翠柏路,越过永丰桥到了江北新马路。

我曾在江北住过十多年,对那儿的路径应是非常熟悉的。以前的江北对宁波城区而言,仿佛就是郊外。东门口华灯初上,霓虹闪亮时,那儿却是昏暗一片。当车骑过新江桥,过了轮船码头后,江北最热闹的人民路上便逐渐灯光稀疏了。记忆中的江北是旧且脏的地方。十几年前,原先所住房屋被拆迁,我便搬离了江北,就很少再去。

惊喜的是,这个区域经过近些年的改建,发生了很大的变迁。江北与江东和海曙间架起了几座大桥,道路宽且多了,在破旧不堪的老屋和厂房上耸立起了一幢幢新楼。我们所乘坐的这辆车的道路,以前是没有的。一路上被两旁的陌生景象所迷惑,我完全失却方位感。当我们到站下来,转过一个弯,竟然就是从前每天买菜的“白沙菜场”时,才恍然地回过神来。

江北已全然不是先前的江北了。眺望我早先位于江边的老屋旧址,早已是一排排新建的楼房,边上更有几幢二十多层高的大楼。女儿曾经就读过的,被黑瓦旧砖包围其中的那所小学,仿佛是被搬迁似的,移到了宽阔的马路边上。

为会老同学来到了这久别的老地方,心里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星移斗转,一日千里。城市在变,世道在变,人更在变!

上了年纪,记性变得越来越差。娣所道出的几个同学的名字,我拚命地在脑海中搜寻,就是没有丁点的印象。娣的记忆超强,能清楚地说出谁是住在学校西边那条街的,谁又是住在学校对面那个墙门里的。我努力地在遥远的记忆深处,想着学校周边的场景——尽管这些地方早已不复存在,但能浮在眼前的仍是零碎模糊的东西。我不好意思地对娣说:“我可能是有点老年痴呆症状,要不,你说了半天,我却还是不清不楚呢?”娣开心大笑:“你见了面肯定会想起来的。”但愿如此!

终于来到这个同学家。在楼宇门口遇见二个正在脱雨衣的女子。娣说,应该是306室,边说边按电子门上的号码。一旁的一个女了盯着我们看了会,迟疑地问:“你们是到红梅家来的吧,那一定是同学了,你们是谁呀?”又是娣的好记性:“我是玲娣呀,你好象是亚莉吧?”“是呀,是呀。”四个女人开心地相拥着进入楼道。

红梅已在门口相迎,在旁的还有一个早到的同学。可能是我的变化最大,经过娣的介绍,她们记起了我的名字,但仍说要是在街上遇见是绝对不会相认的。而我也只认出了那个早到的叫银凤的同学,这个名字熟,那张脸依然也熟。对其它几个,包括屋的主人,名字连同面貌都是无法再与四十多年前的女孩相串联的,实在是感慨万千!

管它是想得起来,抑或想不起来,反正大家今天相见了,就是一种缘份。红梅早已准备好茶点,七个年过半百的女人,围坐在一张大而圆的餐桌边,嘻嘻哈哈,叽叽喳喳,追忆起了四十年前的学校、同学和老师,说起了如今的家庭、儿女和生活。奇怪的是,谁都没有提及这四十多年来走过的人生历程。也许是这漫长岁月中所包含的辛酸苦辣实在太多,彼此都不再愿意提起。大家所忆所说的全是些快乐美好之事,偶尔提及不开心的,也只是一笑而过,在几张阅尽世间沧桑的不再年轻的脸上,所展现的已全是宽容和不屑的神情。

七人中基本都是当了婆婆和丈母娘的,更有做了外婆和奶奶的,唯有我还只在母亲任上。说起一岁多的小孙子,红梅的话茬便歇不下来,她兴致勃勃地描绘着孙子的趣事,我们就跟着沾光似地一起快乐。银凤是最早做外婆的,外孙女今年可以上小学了。女儿女婿都是独生子女,可以生育第二胎。银凤说,亲家是三代单传,亲家母日思夜想地要抱个孙子,弄得小俩口不敢再生第二个,唯恐又是女孩,对婆婆会有打击。这新社会长大的婆婆竟然也如此,简直就是封建透顶。大家一阵批判攻击,幸好银凤的亲家母听不见,否则真要惹出是非来了。

说话间,已发福的杏不忘从包里拿出棒针和毛线,边聊边织。她说是在加工出口的毛线帽,每顶能赚三元多钱,一天织十顶没问题。杏说,我其实也不缺钱,老公在电力系统工作,每月工资上万元,儿子在当经理,一年也有二十几万元的收入。“我就是闲着难受,有点贱吧。”杏自嘲着。一会儿的功夫 ,就见她织好了一顶。“这么大的雨,我等会儿打的回去。待走的时候,肯定能把打的钱赚出来的。”唉,真拿勤劳的杏没有办法。

窗外的雨下得缠绵,屋里的老同学话语不断。天色有点暗下来,记起了晚上得赴另一场约的我,不得不起身告别。大家都意犹未尽,都恋恋不舍,于是,说好了有空时,再凑在一起喝茶。几个不再拥有骄健灵活身影的女人,重又撑着雨伞,在哗哗的雨声中挥手告别。等在家里的有各自得继续下去的生活。

过去的毕竟早已远去,重要的是珍惜现在。离开红梅家,似乎是从四十多年前的岁月里遨游了回来,该怎么活还得怎么活。

问题是,等会儿我还得接着穿越回到三十五年前——我最青春的年代里,不知是否会遇到想见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4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