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母亲节”里思母亲  

2012-05-15 13:54:16|  分类: 情感絮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节”那天,远在英国的女儿不忘遥祝:“老妈,母亲节快乐!”心里便充溢着满满的幸福。

“母亲节”那天,在一位同学的博文中,深深地被她怀念母亲的眷恋之情所打动,顿然泪流满面。

“母亲节”那天,在向好友们转发“母亲节快乐”的特制图片后,在腾讯微博中留言:“有母亲的日子很幸福,有母亲的人是最幸福的人!”以寄托自己对已逝多年的母亲的思念。

真得是非常非常地想念我的母亲!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一年,但她的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母亲会时常进入我的梦里。梦中的母亲依然健康开朗,依然聪慧勤劳,依然对我们关爱有加,仿佛仍旧与我们生活在一起,并未远去。

其实,我与母亲朝夕相处的日子并不多。我自小是由绍兴奶奶扶养长大的,十几岁时才回到父母身边。接着是下乡当知青,再接着是结婚成家,与母亲总是离多聚少。

年轻时,喜欢独自主张的我,不太愿意与没多少文化的母亲多加沟通,彼此间是很少有思想上的交流的。与母亲真正近距离的接触是在父亲去世后。恐母亲难以独自承受伤亲之痛,我们一家就搬来与她同住,一晃便是好几年。

在这一起生活的几年里,忽然感到我们母女间有了很多共同的话题。我们会为一出电视剧里的情节嬉笑流泪,也会为一桩市井小事发表各自的看法。每天晚上或休息天,我肯定会陪在母亲身边。有时只是安静地坐着,我看我的书,母亲则织她的毛衣。偶尔抬头,望见母亲聚精会神、安祥平和的侧影,便觉得非常的惬意和满足。

有时,也惊奇自己的思想,怎么越来越向母亲靠拢。很多以前不屑一顾的事,会去向母亲讨教。很多原以为母亲不懂的事,会去向她诉说。并且慢慢地也喜欢听母亲的唠叨,一改过去总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语的行为。究其根源,是因为自己也当了母亲。

母亲会常常向我述说一些她年轻时的往事,告诉我,她和父亲间的很多陈年旧事。

母亲出生在绍兴农村,家里穷,再加上是女孩,就没念过书。在十三岁那年,外公托人让她到绍兴城里一家织布厂当了女工。新中国成立后,工厂公私合营,母亲手脚勤快,就一直被留用。在那个厂里,母亲认识了父亲。

父亲和母亲是自由恋爱结婚的。父亲是厂里的会计,又是团支部书记。母亲是厂里的挡车操作能手,也是团小组长。母亲说,父亲常借工作之名接近她,后来全厂的人都晓得父亲在追母亲。母亲说,她起初并不喜欢父亲,觉得父亲太瘦,还戴着眼镜。可后来,厂长也出来帮忙,说父亲是厂里不少女工心中的“白马王子”,不要错过机会哟。“想想也是,你爸年轻时挺能干的,上台去发言,不用打草稿纸,讲话非常有条理的。”母亲说,我和你爸结婚是被大家叫拢的。说这话的母亲,脸上分明是写着幸福的。

母亲是在解放后的“扫盲运动”中脱盲的。聪明好学的母亲不久就会看报、读书,还会写书信了。父母后来都调到宁波工作,母亲仍然去了一个织布厂。她几乎每年都是厂里的先进工作者,家里有许多她奖来的脸盆、热水瓶和搪瓷水杯。母亲还曾代表宁波,去上海纺织系统进行操作比武,还曾被选为宁波市的人大代表。

我真不知道,母亲年轻时会有这么多的故事,但对后来发生的一些事,还是有点印象的。

没有接受过系统文化教育的母亲,成了脱产干部,是“以工代干”的那种。文革中,“工宣队”进驻学校,母亲被派去到一所中学当工宣队员。学校里有老师被批斗,关在一个专门的场所里,母亲经常从家里拿些吃的、用的偷偷地送去。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不太理解,为什么好端端的学校要停课?为什么要让老师不上课?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厂里开办了技术学校,母亲是学校的政治辅导员。于是,厂里和技校里的人都喊她“陆老师”。一个没上过学的普通女工,被人尊敬地称为“老师”,我觉得有点高抬了母亲。会时常开母亲的玩笑,称她“陆老师”,却是带着一种调侃的性质。

母亲手很巧,学什么会什么。她会编织、会绣花、会裁衣、会缝纫。我很小的时候,见家里花瓶中插的是母亲用塑料头绳编织的花束,非常鲜艳逼真。家里用的被面、枕头套上的图案,是母亲一针一针绣的,色彩斑斓,煞是好看。后来母亲迷上缝纫,买来裁剪的书,按图索样,自学成才,我们姐弟从此就未穿过破衣裳。母亲总是旧翻新,大改小的,实在是裤子屁股上破了,所补的也是像锈了花一样,齐齐整整的,十分干净清爽。

以前家里生活负担重,母亲买不起缝纫机,就常常裁好衣服后,到附近的有缝纫机的小姐妹家里去缝纫。待积攒了多年后,母亲终于凑足了买缝纫机的钱和“工业券”,到位于东门口的第二百货商店门口,排了一个通宵的队,买来了一台她盼望多年的“蝴蝶牌”缝纫机,那兴奋之状,仿佛是领回了久已失散的孩子一样。

自此以后,母亲的业余时间就很少有空闲的时候。为家里人,为厂里的好姐妹,为隔壁邻居们,母亲无偿地奉献着,心里还乐滋滋的。家里那张“八仙桌”上总有一大叠尚未裁剪的布和一大堆需要改做的旧衣服,像是一个裁缝铺。聪慧的母亲,有时在路上见到别人穿着一件她喜欢款式的衣服时,会悄悄地跟在后面揣摩,回家后就会即刻仿制一件出来。

我们长大后,不再愿意穿母亲做的衣服,母亲便闲了下来。只是她仍旧喜欢穿自己做的衣服,有空常去布料市场逛逛。老年的母亲在她的那群老姐妹中,是衣服最多的一个,每天会有不同款式的衣服亮相,所以总有几个老姐妹围着她转,让她帮着也做几件。母亲兴趣又被激发,只是老眼昏花,已经无法再逞强了。

母亲还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织毛衣。可能是找她帮忙裁做衣服的人越来越少,加上家庭条件逐渐转好,母亲有足够的钱去买毛线。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毛衣不同于布衣,可以织了再拆,拆了再织。退休后的母亲有的是清闲时间,又正好迎合了她的喜好。于是,母亲绝大部分兴趣就转移到锲而不舍的毛衣编织上去了。

在母亲家的沙发茶几上,叠放着十几本关于毛衣花样编织的书,这是母亲的精神粮食。只要有空,母亲便戴上老花镜,认真地研究书中的款式和织法。在母亲的客厅里,每天会有几个邻居姐妹汇集,一起打毛衣,拉家常。这些老人们还有一个特殊的爱好,就是时常光顾毛线批发市场。

记得,原先在兴宁桥西的灵桥路上,我曾工作过的单位旁边,有一个专营纺织品的批发公司,与我母亲家也不远。有次,我无意中告诉母亲后,她和她那些毛衣编织爱好者,就成了那家公司的常客。她们每次都合成一定的数量,去那儿批发毛线,有粗的线、细的线和纱的线,只要家里尚未有的颜色就必定买回来。批发公司的人迷惑,以为她们是做毛衣生意的,问道:“加工一件毛衣能赚多少钱?”这群纺织迷们哈哈大笑:“加工给自个儿穿!”

所以,在母亲的衣柜里,挂满了不同色泽,不同款式,厚薄不同,粗细不等的毛衣。母亲去世后,我送了一些给她以前的老姐妹,留下来的仍有满满一大箱,搬了几次家,仍不舍得把它们送人。这是母亲留下来的物品,我想永远保留着。

母亲不是文化人,但从不说粗话,也不让我们说。宁波人的话语中常会不经意地带出几个“骂”人的字,母亲最感可恶,绝不容许我们学说。母亲更不许我们撒谎,“做人要诚实,做人要有骨气”。这是纯朴工人的母亲的人生座右铭,也是她对我们的家教。

外表柔弱的母亲,内心十分坚强。当她得知自己患了重病后,没有哭泣,只是淡淡地说:“命是由天注定的,顺其自然吧”。最后,母亲意识到自己离开的日子不远时,很冷静地安排好了家里的一切事情。

那天,母亲把我叫到跟前,要我代她写好一份遗嘱。我说,妈,不用的,我们姐弟绝对不会相争的。母亲说,我知道你们不会,家里实际上也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但我还是想按自己的心愿,给你们每家留下一点东西,就当作你们以后想我和你爸的纪念之物吧。

母亲让我把那张遗嘱复印好后,给了我和弟弟们每家一份,交待好,等她走后,就按写的物品分配。最后,母亲意味深长地单独对我说,你知道吗,就因为你和我是住在一起的,我就必须这么做。我知道你实在,不会贪图这些东西,但保不准别人会怎么想?他们现在不会想,但保不准以后是不是会想?以为你“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不想让你承受这种被猜疑之重。

我心酸得泪流长河。母亲的心思竟是如此的慎密,她在临走之前,安排了前,还安排了后。她恐怕我们姐弟间为了一点小事,而发生不必要的争端。她希望我们这几个没了父亲又没了母亲的孩子们,仍能一如既往地亲密无间,没有隔阂。

母亲看电视剧太多,剧中的兄弟姐妹为了一点家产而反目的情节,令她过分担忧。

母亲的心里,是实在的万分地放不下我们!她是多么愿意就这么一直地呵护着我们,看着我们忙忙碌碌,看着我们养儿育女,看着我们与她一起变老。儿女们再老,在她眼里仍然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在这“母亲节”里,我追忆着母亲。这么多年过去了,母亲的形象仍在眼前,母亲的话语犹在耳边。想起母亲,心便会难受,泪就会盈眶。

    我想你,母亲!愿你每晚都能入到我的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