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母亲的牵挂  

2012-02-23 13:49:42|  分类: 儿女情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去燕家,她刚完成二件大事。一是搬了新居,二是送儿子去澳洲读书。

    燕的新“行宫”有三层,是一套复式加阁楼的“空中别墅”。装修别致略显豪华,房间客厅宽敞明亮,家居功能一应俱全,露台暖房春意融融,行走其中,如入迷宫。不容想,从设计、装修,到室内布置,一定是花费了燕大量的精力。这是一项费力费钱的大工程,总算是大功告成,安营扎寨,乔迁之喜溢于眉梢。但春节团圆喜气未消,未满十八周岁的儿子却要独自远赴澳洲,开始他的大学生涯。所以燕那颗刚刚定落的心,又被飞往大洋彼岸的儿子带走了。

见到燕,看她脸色些许萎黄,精神明显不佳。说是昨天杭州机场送走儿子,今个一早儿子才到悉尼,一路上在与儿子信息来往,晚上几乎就未曾入睡。自知儿子顺利到达,心才放宽,又开始操心儿子住宿饮食之事,恨不得立马飞越过去,替儿子安排停当。

笑问:“离别时,是否拥抱?是否流泪?”

“没有!”燕怅怅然地答。

“其实想想我们年轻时,也是远离父母到农村插队,那真叫一个苦!现在这一代孩子远涉重洋,只是去完成学业,那里有良好的生活环境,是无需太担心的!”我安慰着燕。

燕似乎有所释然。她随手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台湾女作家龙应台的《目送》,翻至其中一页,指着其中几行字给我看,并慢慢地呤读:

“十六岁,他到美国做交换生一年。我送他到机场。告别时,照例拥抱,我的头只能贴到他的胸前,好象抱住了长颈鹿的脚。他很明显地在勉强忍受母亲的深情。

他在长长的行列里,等候护照检验;我站在外面,用眼睛跟着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终于轮到他,在海关窗口停留片刻,然后拿回护照,闪入一扇门,倏忽不见。

我一直在等待,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一次也没有。

……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的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龙应台的这些生活感悟,真真切切地写出了我们这些为人父为人母的内心感受,也是目前燕的心情写照。在对儿女牵肠挂肚的同时,我们也只能无奈地放下。

想起了曾与我同室工作的同事芬,九年前,她女儿成绩优异被镇海中学保送到新加坡一所女子中学免费读高中。兴奋的芬,逢人便告之于喜讯。送别女儿时,芬没哭。可随后一段时间,想起女儿便是泪流不止,后悔不该把这么小的女儿送到那遥望不及的地方。我在边上再三劝她也没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伤心不已。仿佛她女儿不是去读书,而是被发配到边疆去受劳役似的。中秋节前夕,芬收集女儿喜欢吃的苔藓月饼,小心翼翼地在一个铁盒中摆好,通过空运快递给女儿。月饼是单位发的,不用钱,可空运费却要二百多元。我们笑她。她乐意。这就是母亲的牵挂!

五年前,同事莉的儿子亦即学业出色,被效实中学保送至新加坡读高中。做妈的在儿子出行才一月,就飞着追去。再过二月,又飞着过去。就如同对待刚刚断奶的孩子,担忧他吃不饱、睡不香。更可爱的是,来年杨梅成熟季节,莉把一颗一颗地仔细挑选出来的杨梅,放入一个白色泡沫箱,托刚好去那里旅游的朋友捎去,真是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啊!这就是母亲的牵挂!

三年前,在宁波诺大读书的女儿,去英国诺大完成后二年的学业。不爱吃甜食和面包的女儿,一下无法适应英国的饮食习惯。见女儿一脸的愁容和难言的思绪,我就恨不得立马把女儿喜欢的食物送将过去。女儿随口念出了一串爱吃想吃的东西,我们就象接到了上级的指令,第二天便赶到超市,进行选购。有鱼片、鸭舌、瓜子、话梅,更有榨菜、咸蛋、虾皮、紫菜,甚至方便面、旺旺饼干。满满当当装成一箱,二十公斤有余。邮局检验员在查看这一大箱“低档”食物时,也连连摇头感叹。这不,支付的一千多元快递费已远远超过这箱内食物的价值。二月后,又寄了一个邮包。再过二月,还想再寄时,被女儿谢绝了,她已逐渐习惯那边的生活。女儿不再让我们寄食物,反倒使我们心里怅然若失。这就是母亲的牵挂!

去年,朋友影的女儿,也远赴英国诺大读书。做妈的失落挂念,思女心切,在一个没有与女儿约好的日子里去“骚扰”女儿。QQ留言,女儿没应;微博上寻找,没见女儿踪迹;短信招呼,女儿依旧未回;最后是跨国长途,但女儿的手机“嘟、嘟”响了二下后,便自动进入语音信箱,传来一长串的英文。影听不懂,又接着拨,还是“嘟、嘟”二下后的一长串英文语音。影的心境从记挂逐渐转为焦虑,转为不安,最后变得惶恐。那天,临近凌晨时分,家中电话铃骤响:“我找不到女儿了,女儿失踪了!”电话那头是影焦急万分的声音。影已经找了半宿的女儿,始终联系不上,她的心便越来越往下沉,独自无法承受的时候,就来向我求援。我赶紧与在伦敦的女儿通话,让她设法找找。女儿也打电话、上微博、上QQ,同样没联系上。女儿正打算让她仍在诺大读研的同学上门去寻找时,影来电了,说女儿总算找到了。原来她女儿是和同学一起外出逛街、吃饭,又看了一场电影。没有顾及手机短信,也没听到手机铃声。一场虚惊,是影自找的。这就是母亲的牵挂!

在燕的家里,我认识了龙应台的书,回家时,顺便去了新江厦书店,买了她的《目送》,回家细细研读,真有相读恨晚之感。作者的年龄与我们相仿,生活感受亦相近,但作者能用犀利的笔触写尽人间万丈豪情,诉说内心深处的情感,对生命进行实景写生,诠释了我们内心无法表达的对生活的思考,很值得一读。

燕的儿子就是一只刚刚离巢的小鸟,飞向了广阔天地。燕的半颗心已经随着带走,什么时候收回来,需要时间。

这就是母亲的牵挂!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