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女儿小小考  

2012-02-16 13:30:13|  分类: 儿女情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小小考,说的就是她考入“江北中心小学”读书的事。想起这件事的缘由,是前几天看到报上刊登着的一则消息。

消息说,我省从今年起将全面推行义务教育中小学“阳光招生”,取消择校费。接着《东南商报》又有一篇题为《教育新政出台,学区房或将迎来一波小阳春》的文章,用了整整二个版面来宣传“学区房”的好处,还附有一张详细地列明了我市四区部分名校小学招生地段范围及对应的周边住宅楼盘一览表。特提醒:“购买学区房应注意的问题和对策”。

我惊喜地发现自己先前住过的,现仍保留着的那套住房,也列入一个名小学校的范围。只是想想女儿已经长大,这个好处就已经无法得以享受了,有点可惜。转尔,就忆起了当年女儿为了就读好的小学,辛苦赶考并支付大额择校费的往事。

女儿小时候没有上过正规的幼儿园,为了图方便,老公就把女儿送进了自己单位办的幼儿园。这所公司幼儿园很小,老师和阿姨加起来才五六个人,孩子也不多,约二三十个光景。但设施还算齐全,老师年轻且受过比较正规的幼儿教育培训。最主要的是离家近,家与幼儿园之间也就五分钟的路程,老公上下班接送就顺路。

进幼儿园的年龄应该是三周岁半,女儿是六月份的生日,进幼儿园时才二周岁多一点,只能进小小班。当时,她奶奶家住在西门外,外婆家住在西河街,都在宁波的西只角。而我家住在江北,就在老公工作单位旁边,站在阳台上就能张望到他的办公室。幼儿园就设在公司附近。

女儿一周岁前,是她奶奶住到我家来扶养着的,后来小儿媳生了个大胖孙子,她就乐滋滋地到小儿子家养孙子去了。女儿就只能送到外婆家去。我每天上班前送去,下班后再接回,接送工具是自行车,很辛苦。有一次还被别人撞倒,连车带人的倒在公交车前,很悬。老公与幼儿园园长熟,就托了个关系,在秋季招生时,把连上小小班资格都没有的女儿送进了幼儿园。

女儿进幼儿园时还不会自己吃饭,开始几天,每当吃午饭时,她爸会抽空去幼儿园,躲在门外暗地里观察。见女儿拿着勺子在饭碗里搅啊搅的,只是看着别人吃饭,自己就是不吃,等着阿姨喂她。但没过几天就学会自己舀饭吃了,只是回家后,仍张着小嘴让老爸喂,而这个当爸的也十分的心甘情愿。女儿直到升入小班后才真正开始自己吃饭。

女儿在那个幼儿园待了四年,性格从原先的不合群变成开朗活泼,认识了不少字,也学会了跳舞,幼儿园每年“六一”活动都有她的跳舞节目。有一次头晕,老师要她休息,换上别的小朋友排练,她不肯。我去接她时,见她泪眼婆娑,究其原因,才知她不愿意被换下,老师只得让她继续参与排练。好象是支新疆舞,女儿扮演一个新疆小男孩,手里拿着一个鼓,举在头顶上,身子不停地转动——怪不得要头晕。演出时,老公单位政治处派人参加活动并录了象。老公把带子翻录了拿回家,女儿高兴极了,就经常自个儿放映,自个儿陶醉。

从幼儿园毕业,女儿还不到上小学的年龄。老公原打算让女儿在幼儿园大班再待上一年,我觉得没意义,而刚好我家附近的“江北中心小学”招收“学前班”学生,就赶紧给女儿报了名。“学前班”是针对不到上学年龄的孩子开设的,以前好象每个小学都有这种形式,现在都已取消。上小学有居住地段限制,“学前班”没有。“学前班”的学习内容略微比幼儿园系统一些,怕影响正规上学进度,学校也不敢多教学生太多的内容。“江北中心小学”离我家很近,来去也就四五分钟时间,但要穿越二条马路——横的“人民路”和直的“新马路”。

毕竟是一所区的中心小学,校舍明亮,师资也好,女儿喜欢上了这个学校。可上小学是严格按地段划分的,我家马路对面还有一个“新马路小学”,是女儿可以名正言顺去上的地段学校。有一次带女儿去菜场时路过这个学校,我们在大门外张望了一番,我告诉她,这就是你以后真正要读的学校。看着眼前比较破旧的校舍,与“江北中心”的校舍比较确有天壤之别,见女儿已是眉头紧锁,一脸的不开心。

女儿从小就比较利索,从上“学前班”始,就不让我们接送。虽说学校离家近,但毕竟年幼,又要穿越二条马路,我起先不放心,不同意她自己来回。但执拗的女儿就是偏要独行,没办法,只得让她前面走,我悄悄地跟在后面。见她老练地在横道线这端看清楚了车辆行驶情况后,迅速地跑到马路对面,这动作和速度比我们成年人还灵巧。就这样跟踪了几次后,也就随她去了。家里钥匙就挂在她脖子上,放学后,她便独自回家,独自做完作业后,就会下楼找邻居小朋友玩耍。

一年的“学前班”很快就结束了。对上哪个小学的问题,女儿似乎比我们还焦急。她是坚定地要留在“江北中心”读书,说她自个儿又悄悄地去“视察”过几次那个地段小学,近距离地观察了那个小学的教室和操场,“太破了,我才不要去那儿读书呢!”女儿三番五次地提着抗议。

我们也希望女儿能上好一点的学校。当时很多小学还没有“择校生”一说,再加上我们也不认识学校里的人,没办法托人去择校就读。经打听,从前一年开始,确有一所叫“江北实验小学”的民办学校,面向全市招生,传说教学质量不错,实行双语教学。学校进行统一的入学考试,是带有“择校”性质的。问题是这所学校离家有点远,上下学就很不方便。女儿没去过那个学校,只是听着我们聊那个学校,没有感性认识,所以就先入为主地一厢情愿地要在留在“江北中心”读书,弄得我们不知如何应付她。

也许真是天遂人愿吧,连老天似乎也被女儿的真情所感动。就在我们纠结不清的时候,传来了好消息。经批准,上级教育部门同意“江北中心”从本年度始也开办一个“双语”班,招收对象可面向全市范围。我对女儿说,你的机会来了,可前提是你得有能力考入这所学校,方有资格去读书。女儿兴奋不已,跃跃欲试。我们也支持她,心里却嘀咕着:假如她没有考入,也就能死心了。

女儿还真是使出了考“状元”的劲头,每天拿着那本“学前班”的课本反复地复习。记得那段时间正好是我准备迎考经济师职称的前夕,家里住房小,我就躲在橱房间复习。见女儿一会儿敲门一会儿叫唤的,不断地询问我一些课本里和课本外的东西。看她一副煞有介事的小模样,心里直乐!

仍很清楚在记得那天考试的场景。

规定是上午八点开考,我带着女儿刚过七点便到了学校,见操场上早已是聚满了参加考试的孩子和家长。看到这轰轰烈烈的场面和架势,我有点畏惧,心里直打鼓:“女儿的梦想实现恐怕有点难!”

那天参加考试的孩子有六七百个,而学校只招收一个班的学生,录取比例约十多分之一,比考大学还难。

老师让孩子们排好队伍,当场按列队次序编排号码,号子就别在孩子的衣服上。有专门的老师守在那幢用来考试的教育楼楼梯口,被叫到号的孩子就依次进入这个楼梯去应考。孩子身上显示的只是一个编号,没有名字等其它信息。除非老师认识这个孩子,否则就无法得知孩子的具体情况,在考试时就难以有特殊的照顾。这个办法倒挺公正、公平的。

教学楼有四层,设有十个考试教室,不同教室里有不同的考试内容,孩子逐个教室地进去,答完后再进入下一个教室,比较有秩序的。女儿是九点左右进入这个楼道的,我一直等到快十二点时才见她一蹦一跳地出来。可见这十个教室的题目还是有点难度的。

操场上等候的人群远比赶考的孩子要多得多,有父母一起来的,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学校安排了一楼的教室接待家长,但远不够安顿众多的人群,操场上仍是人头攒动的,有老师在示意:“不要大声喧哗,以免影响孩子们的考试。”

我碰到了老公单位的同事和他的妻子,他们家是属于这个地段学校的,但因为是“双语班”,听说师资力量要强一些,就让儿子也来试一试。还有一个年轻的妈妈,焦急万分地盼着女儿早点出来,说她给女儿报了另外一个学校的考试,也是上午的,没想到这里会有那么多的人来考,看样子等这边考完再去那儿无论如何都是来不及了的。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教学楼的阳台栏杆是开放式的,只见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一拨一拨地从阳台通道上走来走去的,楼下的家长们便伸长着脖子张望,希望看见自己的孩子,我也跟着遥望,但却始终没有望见女儿的身影。

陆陆续续地有先进去的孩子出来了。接到孩子的父母便象迎接凯旋归来的战士,喜气洋洋。有父母连忙问:“考了些什么呀?考得怎么样啊?”大多数孩子都是一脸茫然:“哎呀,忘记啦!”、“我不知道!”,父母也就无可奈何地但仍笑嘻嘻地带着孩子回家去了。

女儿出来时,见她小脸通红并略带失落。她说:“妈妈,我数学题有好几道来不及做,但其它九个教室的老师提问我都答出来了!妈妈,你说我能不能考进呀?”女儿是一心一意要读这所学校,所以她的心思就比别的孩子来得重。我赶忙安慰女儿:“其它小朋友兴许也没做完数学题呢,你不要太担心了。”

回家的路上,女儿仔细地向我回顾着十个教室的考试内容,主要都是些口头问答的题目。女儿说其中有个教室的老师,拿出十张各式各样的水果卡片,一张一张地让她看,完后便收起,然后让她回答刚才看到的水果名称。“我就一个一个的回答,一张也没弄错,一个也没拉下,而且顺序也没弄混。老师等到我答完后,眼光很惊奇的!对我是笑咪咪的!”细心的女儿,在考试的同时,竟然还在观察着老师的表情,唉,这个小人精,倘若没考上,真是枉费她的一片真心哪!

老天不负有心人,女儿终究是被“江北中心双语班”录取了,她原先所在的那个“学前班”,五十多个学生只考入了二个。女儿高兴得真象是中了“状元”,我们也替她高兴,这是她人生中第一场考试,是以胜利告捷的。在她的人生中,会有N多次的考试,但愿都能顺利地通过。

虽说是女儿考取了这所她钟情的学校,但由于是择校而读,在支付相应的学杂费外,还得另交四千元的择校费。这笔钱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也不是个小数字。记得当时我和老公的月工资都才三四百元,家里全部积蓄还凑不足这笔费用。最后还是外公外婆和爷爷奶奶二家各赞助了一千元。

而那所学校在收取择校费时,还用了一个怪招,开具的收据上写的交款人不是我们个人的名字,而是老公所在单位的名称,名义上是作为单位助学性质交的款项。当时可能是这种择校的形式比较早而少,收取择校费不是很光明正大的事,恐怕被有关单位查处,就动了这么一个脑筋。但话说回来,对我们家长而言,只要能进校读书,开具什么样的收据都绝对是无所谓的。

女儿总算是顺利地到她心仪的学校报到了,开始了她长达六年的小学生涯。而这所学校的教育质量还确实不错,特别是女儿上的是“双语”班,从一年级开始就进行英文教学,这为她以后考取“宁波外国语学校”读初中奠定了扎实的基础。所以,这个“择校”现在看来还真是很值得的。

只是,想当年,我家离那个“中心小学”划归地段就差二十米光景,也就是差了一条马路的距离,要是从马路西边搬至马路东边,就能划归至江北中心的招生地段了,也就不用化那笔择校费了,想起来还真有点怨。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