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老庄58的博客

静静地微笑

 
 
 

日志

 
 

[原创]楼道组长  

2012-01-07 14:04:14|  分类: 社会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退休时,恐被居委会“打扰”,没把共产党员的组织关系转入居住地,而是仍挂在原先的工作单位不动,心想,只要不与他们有任何形式上的瓜葛,就不会知晓我这个“闲人”闲在家里的情况了。可谁知不经意间,还是被多情的居委会拉帮入了伙,并冠以“楼道组长”的称号,而且还颇有“讨来”的嫌疑。

那是二年前春季的事情。

在职时,所在的公司工会统一为每位职工办理了市总工会推出的互助性的保障项目,其中一项为“住院互助”,即职工住院期间“自我承担”部分可由市总工会互助基金予以相应额度的补助。这是一项惠民措施,为真正有病、不得不住院治疗的职工排忧解难,解决一些医疗费用问题。当然,谁都不愿生病,更不愿住院,但不测风云难料,就如投个保险,买个安心吧。再说,费用也不高,每年为一百元的金额。

“住院互助”分为“在职”和“退休”二块,采取一年一结算的形式。职工退休后,可由原工作单位续费,也可自行到居住地街道交费。三年前,我退休时,曾委托单位办公室相关人员帮忙续交,费用则由自己承担。二年前再去单位询问,告知已经上报完毕,而那个年青的办事人员又忘了帮我续费。所以,我不得不向所在街道打听,得知这个业务已下放到社区居委会。就这样,我第一次迈进了居住地居委会的门槛。

记忆中的居委会应是老年人的天下,居委会主任一般都是退休干部担任的。可现在,我在居委会明亮的大厅里所见到的却是清一色的年青人,一个个青春横溢,象是刚从学校出来的样子。原来,现在居委会工作的人称之为“社工”,几乎全由大学毕业生担当,我们社区那个负责计生工作的姑娘还是个硕士生呢!而且“社工”这个门槛还非常高,不经过一番艰苦激烈的考试是进不了“社工”这个行列的,现下的年轻人能挤进这个行列,还实属不易。想想自己的脑筋还真是“OUT”了。

接待我的是一位大眼睛的姑娘,她热情地马上为我办好了交费手续,随后说:“阿姨,其实这个工作我们昨天已经结束了,但没关系,我今天帮你补办一下,以后,你要早点来续费呵。”

我表示感谢,觉得这个姑娘心地真不错!就在我准备离开时,姑娘又笑眯眯地问:“阿姨,这里是你自己的家呢,还是你子女的家?”

“是我自己的家,我女儿还在上大学呢,”我回答。

“那,阿姨,你退休后还在外面工作吗?”姑娘又问。

“没有,工作了那么多年,我想静下来好好享受享受退休生活,让自己彻底放松!”

“那,阿姨你以后可不可以帮我们一点忙啊?”姑娘一脸笑容,真切地看着我。

“好啊,小区有什么义工之类的事情,可以叫上我。”为了姑娘刚才的热情,我也很豪爽地随口应着。

我话音刚落,立即从边上的办公室里出来一个少微年长点的女同志,接上我的话茬:“阿姨,你就给我们当楼道组长好吗,刚好你所在的那幢房子,还没有组长呢!”

姑娘连忙介绍:“阿姨,这是我们的社区主任。”我心想,坏了,怎么怕什么就来什么,当了楼道组长,以后麻烦的事就多了。于是,我含糊其辞地摆摆手说:“这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便匆忙地告别离开了。

谁知,没过几天,家里电话响,是居委会那个大眼睛姑娘打来的。她说:“阿姨,最近要进行居委会换届选举,要挨家挨户地发放选票,你是小组长,帮忙发一下好吗?”

我说,我可没答应当这个小组长呀。姑娘说,我们就觉得你行,阿姨帮帮忙好勿!我这个人不怎么会推辞,况且对能力范围内的事,也挺乐意去做的,现在面对的又是一个热心姑娘,更是不好推托。想想,反正待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能为社会做点事,也算是一种贡献吧,兴许还能找到一点乐趣呢。于是,这个小组长头衔就这么承诺下来了。

说是楼道组长,其实要管辖整幢房子的三个楼道,一共有五十多户人家。还好是电梯上下的,不怎么化力气,问题是住户不都是齐刷刷地候在家里的,有时为了一件事,得敲好几次门。如去年的全国人口普查,必须得住户亲笔填写相关信息,所以就接连好几天地去敲门,晚上没人,第二天一清早又去,也挺劳心费神的。幸亏,大多数居民都还能配合,任务完成的挺不错。这样一来,倒也认识了不少邻居,大家路上碰见都能打招呼,不像我以前住过的小区,住了六年,连对门邻居姓什么都不知道。

2012年要进行全国人大换届选举,这不,作为基层一级组织的居委会就已经忙开了,小组长们也不得不又当起了助手。

阳历年前,是挨家挨户地发选民证。元旦过后,又是挨家挨户发选票。一月五日是投票日,居委会考虑到方便住户投票,让我们在发放选票的同时,还顺便带着个投票箱,如第二天没时间投票的选民可以当即投票。为了公正起见,还特意安排了二人一组,以便监督。就这样,我们一人捧着选票和投票箱,一人拎着一大包毛巾——发给每个投票人的纪念品。

运气不好的是,与我搭对的那位组长所居住的是一幢高层住宅,一个层面有四户住户,共有二十七层,一百多户人家。幸好不是每户人家都有选举资格,(户口未迁来的和工作单位已经选的除外),但基本上还是每一层都有选民的。而高层电梯被人按走了,要等上好一会儿。为了节省时间,避免太晚了影响居民的休息,我们俩就只好放弃乘坐电梯,一层一层地从底楼一直爬到顶层。那天晚上,正好冷空气来袭,天气非常寒冷,我们二个却是爬楼爬得满头大汗。人家见我们这么努力,询问这候选人当中有没有我们的名字,否则就一定选我们了。

唉,这个推托不掉的楼道组长,真不知该拿你怎么办!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